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药源探秘> 正文

花花草草烂漫下的中药们,你识得几种?

2016-11-10 13:29作者:周兴阅读:1555次
在北方,我们站在田野上,眺望远方,如果是春夏之际,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些都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或艳丽多姿,或亭亭玉立,那种美让人心旷神怡。其实,很多无名小草就是我们生活中的野菜,甚至很多都是中药材……

  在北方,我们站在田野上,眺望远方,如果是春夏之际,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些都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或艳丽多姿,或亭亭玉立,那种美让人心旷神怡。其实,很多无名小草就是我们生活中的野菜,甚至很多都是中药材。那美丽的花,翠绿的叶片下面,丑陋的根茎也许就是治病良药。我们去看看华北那些花花草草,点缀我们生活的绿洲。



  独行菜(左)与荠菜(右),二者的果荚略有差别。


    二月中下旬,在华北的城市尚是槁黄遍野、第一场春雨还指望不到的时候,独行菜(Lepidium apetalum)就迅速的发芽了。这是一种一(二)年生小草本,喜生于城市街巷、农田阡陌之中,山野间却难觅其踪;常见于地砖缝隙、屋瓦参差间,薄薄一层土就可以生长得很好。叶羽裂,幼苗像缩小版的茼蒿,大概会在一至两个月后开花。然而作为北京市区开花最早的植物,同样是一(二)年生的荠菜(Capsella bursa-pastoris)则不需要如此长的时间生长,最早在二月初就能见到它们紫褐色的莲座状叶,二月中下旬就能见到它们初开的紧贴地表的小白花。随着花不断开放,花序也逐渐长高,最高可达20厘米左右,最后结出一长串心形的果实随着春风摇曳。独行菜和荠菜都属于十字花科,它们的果实与油菜、萝卜等常见蔬菜不同,宽大于长,一般把十字花科的这种果实叫做短角果。独行菜与荠菜最大的区别就是独行菜的短角果为椭圆形接近圆形,而荠菜的短角果则为倒三角形。


  三月初,随着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又有另一类野草钻出华北干旱的土壤。夏至草(Lagopsis supina)正如其名,一般在夏至前后地上部分就会枯萎死亡,是名副其实的早春类短命植物,因此它只能不负春光,等不及春雨滋润就迅速生长,大概在4月底和独行菜同期开花。夏至草多见于花坛绿化带和公园中,叶片掌状三裂崎岖不平,小花貌似益母草(因此也叫“白花益母草”)。当然,益母草也是一味中药材。另一种同为唇形科的植物相对不那么常见,多分布于有一定历史的公园中,这就是荔枝草(Salvia plebeia)。荔枝草是华北地区最广布的鼠尾草属植物,叶子揉碎有香味,因为生长开花早又名雪见草、雪里青。与夏至草不同,它的叶是全缘不裂的,且株型能长得十分高大,花期一直持续到8月。




  夏至草(左)与荔枝草(右),二者的叶片边缘有着显著的差别。


  三月中旬至四月初,北京早春最为绚丽的野花——堇菜属植物就开始破土而出了。早开堇菜(Viola prionantha)是诸多堇菜中开花最为急切的一种,等不及伸展叶片就开出淡紫色的小花,而这也标志着华北的早春花季正式开始。与早开堇菜近似的还有花期大概晚半个月左右的紫花地丁(Viola philippica),主要区别是紫花地丁叶片更狭长、叶柄有狭翅、花色更深,也许这么描述还是让人感到云里雾里,其实真的看到实物相信大部分人都能了然。



  早开堇菜,虽然普遍花朵不大,但是华北城市里的多种堇菜都有着精致美丽的花朵。


  华北地区有20余种堇菜属植物分部,各市区常见的大约有不到10种;离开市中心走向城区较为偏远的地方,就能看到更多的堇菜属种类。华北有很多别具特色的堇菜,就以北京与堇菜的渊源为例,西山堇菜(Viola hancockii)、北京堇菜(Viola pekinensis)这两种带有北京印记的堇菜,一个是以北京为名,另一个是以北京西山为名(模式标本采自香山附近)。这两种与早开堇菜、紫花地丁不同,花色极淡;两种的区别在于北京堇菜叶长宽近相等或长稍大于宽,花色从淡粉到桃红色的个体均有;而西山堇菜叶长大于宽,花色一般为纯白色。




  西山堇菜(左)与北京堇菜(右),不熟悉的话很容易将它们与早开堇菜、紫花地丁混淆,更不用说将二者区分开了。


  四月中旬至四月末,绿化带与公园绿地上,第一批菊科植物开始陆续绽放。这些被人们统称为“小黄花”“小菊花”的种类其实各有千秋,最常见的有中华苦荬菜(Ixeris chinensis),即俗称的苦菜;抱茎苦荬菜(Ixeris sonchifolia),中国植物志英文版处理为尖裂假还阳参(Crepidiastrum sonchifolium);以及更好辨认的蒲公英(Taraxacum mongolicum)。那如何区分抱茎苦荬菜与中华苦荬菜呢?抱茎苦荬菜正如其名,茎生叶是抱茎的,且花更小、花蕊黄色;而中华苦荬菜则没有抱茎叶,花较大、花药及雌蕊绿褐色。



  中华苦荬菜(左)、尖裂假还阳参(中)与蒲公英的花与叶,叶片是区分它们的重要依据之一。


  紫草科这个名字也许你未曾听说过,不过你一定见过城市中的紫草科植物。附地菜(Trigonotis peduncularis)是一种矮小的一年生草本,常常成片出现,因为它的种子极为细小易于随风飘散,春天它标志性的匙形叶几乎会出现在任何有土可以长草的地方。既然叫作附地菜,说明它一般是贴地匍匐生长的,茎从植株基部分枝;三月底当叶片正肥厚之时,附地菜开始绽放出极小的淡蓝色的五瓣花。小花的喉部长有五个黄色鳞片状附属物,这也是附地菜属的辨认要点。




  附地菜,如果你不仔细观察,很有可能会错过这些微小的美丽花朵。


  同样是紫草科的斑种草(Bothriospermum chinense)株型更大,生长得更为稀松;与附地菜生长着贴伏的细毛所不同,斑种草全株都长有较长的刚毛。斑种草生长时间更长,开花时间也较晚,小花蓝色,花冠喉部的五个附属物是白色的,且先端二裂;花冠裂片(花瓣)上有深色条纹。斑种草在华北城市各公园学校常见,是早春一抹不可多得的蓝色风景。



  斑种草的花与上面的附地菜的略为相似,但是可根据花朵的大小,以及花冠喉部附属物的颜色区分。


  华北地区有一种极为常见的野草在其它大部分地区却几乎踪影全无,这就是著名的地黄(Rehmannia glutinosa)。地黄可以说是华北早春野花里最喜爱墙瓦的植物了,一般生长在少土的墙根路旁或是岩石砖瓦缝隙中,而且偏好贫瘠的沙质土壤。地黄的名字来源于其黄色的肉质根。它们的根会储藏大量水分,强有力地挤在沙土缝隙中,这也是地黄生命力顽强处处安家的原因吧。地黄的花不甚鲜艳不过却十分可爱,在北方很多地区都有摘掉花冠吸其内部花蜜的习俗——根据个人经验,它们的花蜜不仅量大,而且很甜。而地黄的根茎就是六味地黄丸的一味主药,熟地黄。



地黄的花毛乎乎的

   中华本草12000余种,我们身边无处不是草药,只要您留心,何愁天涯无芳草?

关键词: 药源探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