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药源探秘> 正文

白芍——养血柔肝是专长

2017-03-21 17:24作者:中国中医药报阅读:1794次 分享到:
白芍能养血柔肝、养阴益胃、美容保健,在胸腹胁肋疼痛、泻痢腹痛、自汗盗汗、阴虚发热、月经不调、崩漏、带下等的治疗中应用广泛。

    芍药花大色繁,美艳喜人,却一直处于花王牡丹的重压之下,始终扮演着陪衬的角色,美其名曰:花相。这两年,七夕节在年轻人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诗经》里那一句“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的韵味渐渐为人所读懂,男女之情不再只有玫瑰添彩,更有芍药留香。事实上,芍药是一种非常有特色的花,在百花丛中,名字中含有药字的,大约也就是这一种了,它名副其实,是医者手中的治病良药。其中白芍能养血柔肝、养阴益胃、美容保健,在胸腹胁肋疼痛、泻痢腹痛、自汗盗汗、阴虚发热、月经不调、崩漏、带下等的治疗中应用广泛。


    白芍出杭州佳


    白芍十分常见,全国各地均有栽培。常用的有产于安徽亳州的“亳白芍”和产于浙江磐安的“杭白芍”。白芍夏季采挖,切去头尾与须根,去外皮后于沸水中略煮,然后晒干切片入药即可,使用时可生用、土炒或酒炒。生白芍用于养阴、柔肝、补血,益胃;酒炒白芍用于和中缓急;土炒白芍用于安脾止泻。


    《本草求真》记载:“芍药出杭州佳”,但是随着历史的变迁,白芍已经成为常用的家种大宗药材。浙江的磐安、缙云等地大量种植,特别是在磐安,因为地理环境非常适宜白芍生长,栽种遍及各乡镇,一度成为杭白芍的主产地,收获的品质为全国各地之首。


    但是,正如《本草中国》中提到的,浙江磐安的“杭白芍”虽然品质优良,却不断受到“亳白芍”的冲击。亳州白芍的种植面积是杭白芍的十倍以上,且生长时间短。所以,虽然杭白芍质量为佳,但在激烈的价格竞争中毫无优势可言。《本草中国》中,盤安的陈凤阳从17岁就开始种白芍,现在已经年过七旬,还是依然坚持下地种植。他说,就算亏本也要种,有生之年一定要让杭白芍这一“道地药材”得到传承。


    安徽白芍花匠护


    有一个关于白芍的传说在安徽亳州广泛传播。相传在唐朝时期,有一个年轻的花匠,他独爱花园中一种粉红花瓣金黄花蕊的野花,却不知其名,拜托一位私塾先生给它取了名叫芍花。武则天当了皇帝之后,把天下最有名的花匠都招进皇宫为她种花,这位花匠也在其列,并且带上了他心爱的芍花。


    后宫中的百花在精心的照料下都开得如火如荼,唯有芍花恋着故土,日渐颓败,花匠不忍最爱的花儿枯萎,日日精心培植。功夫不负有心人,芍花终于重新开放,而花匠却因操劳过度累病了。一天夜里,他梦见在盛开的芍花里走出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手托绫帕走到他床前说:“你为我操心劳碌累病了,我要拧下我的花根给你治病。”说着就把绫帕中包着的芍根送给花匠。花匠一觉醒来,女子早就没了芳踪,花根却留下了。他把芍根煎水喝了之后,第二天病就好了。为了感谢芍花仙子,花匠把芍花改名为“芍药”。


    后来,花匠因思念故乡,带着芍药逃回了安徽亳州,生了一个儿子,起名“白芍”。此后亳州就成了白芍的故乡。我想,这应该是安徽好事者为了亳州白芍的推广而编讲的动人故事。


    白芍功擅养血止痛


    宋代文人沈作喆在《寓简》中有一段关于芍药的问答。问题是:人们都喜欢赏花看芍药,我倒要问,芍药的根有赤白之分,是否是品种的差异?回答是:白芍得至阳之气,则色白而善补,医家用之以生血而止痛;赤芍得阳气不全者,则色赤而善泻,功用不侔,自然之理也。


    一问一答之间,肯定了白芍的主要功用:养血和止痛。


    白芍味苦、酸,性微寒。功效养血而柔肝,缓急而止痛,可用于肝气不和所致的胸胁疼痛、腹痛及手足拘挛等。治胁痛,常与柴胡、枳壳等同用;治腹痛及手足拘挛,常与甘草配伍。现代肝病专家关幼波有一张经验方叫健脾舒肝丸,用药为白芍、党参、怀山药、炒薏苡仁、陈皮、当归、柴胡、郁金等,功效是健脾开胃、疏肝理气,专门治疗肝病恢复期,肝功能已经恢复正常而消化机能未完全恢复时出现的胸胁胀满、纳食不香、身倦乏力。慢性肝病患者伴有胁下隐痛的,可以取芍药花6克,粳米50克,加水熬粥食用,用作辅助治疗。


    补气养血助美容


    说到养血,自然就要说说美容。


    血是人体健康、美丽的基础,血虚的人,大多面色黄或淡白无光、嘴唇色淡、指甲不红润,因此也就很难出现面色红润有光泽的状态。


    在中医的养血方中多用白芍,如《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中十分出名的四物汤,白芍与熟地黄、当归、川芎配合,用来补血调经。医家李东垣谈及白芍,指出:“损其肝者缓其中,即调血也”,故四物汤用芍药。个人也可在家取熟地12克,白芍9克,当归6克,川芎6克,加红枣3个,水煮1小时,连水带药倒热水瓶中,用来冲泡玫瑰花,当茶饮用,美容养颜。


    明代医学著作《医学入门》中记载有三白汤一方,白芍、白术、白茯苓、甘草,水煎温服。这个方子医家是用来治疗伤寒虚烦的,后人发现可以补气益血、美白润肤,用于美容保健。白芍味甘、酸,性微寒,有养血的作用,与白术、茯苓等配合使用,而有美白的效果。平时爱美的姑娘可以直接取芍药花泡茶饮用,用于治疗面部色斑。


    养阴益胃效亦佳


    芍药的另一个经典方“芍药甘草汤”,用的就是白芍养血敛阴、柔肝止痛、平抑肝阳的功效;甘草补中益气、泻火解毒、缓急止痛的药效。医家评价其方,白芍味酸,得木之气最纯;甘草味甘,得土之气最厚。二药配伍,有酸甘化阴之妙,共奏敛阴养血、缓急止痛之效。医家张洁古曾说:“白芍药、炙甘草,此仲景神品药也。夏月腹痛少加黄芩,恶热腹痛加黄柏,恶寒腹痛加肉桂。”


    《伤寒论》中另一个著名方剂“小建中汤”中也有白芍,既为温中补虚、缓急止痛之剂,又为调和阴阳、柔肝理脾之方,主治中焦虚寒、肝脾不和、腹中拘急疼痛、喜温喜按、神疲乏力、虚怯少气,现多用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肝炎、慢性胃炎、神经衰弱、再生障碍性贫血、功能性发热等属中焦虚寒,肝脾不和者。《辨证录》中记载的健脾饮,用白芍、怀山药、太子参、薏苡仁、扁豆、麦芽、莲子肉、山楂、内金、葛根、大枣等,组方甘酸柔润、滋脾升发、养阴和营,且药性平和,在治疗脾胃虚弱,胃中胀闷,饮食少进,特别是小儿消化不良病症,多以此方为主,作适当加减,小孩能够愉快接受,且有不错效果。


    清宫膏方喜白芍


    在《慈禧光绪医方选议》中,整理的宫廷医案里有多个膏方都用到了白芍。光绪三十年,慈禧太后头晕微疼、目不清爽,太医庄守和、姚宝生拟方清热养肝活络膏,内含细生地、杭白芍、酒当归等药,用于治疗肝热不清病症,其中白芍之用,养肝阴、清肝热,用为主药。


    此后,慈禧太后又服用过一次以白芍和桑叶为主药的清热养肝和络膏,重在凉肝和络。光绪某年五月十九日,张仲元又为慈禧太后开了一料调肝和胃的膏方,内含党参、生杭白芍、金石斛等药。此方被陈可冀院士点评为:“调肝和胃,重用生杭芍,切中西太后肝阴虚、脾胃不和之证情。”由此可见专家对白芍养肝和胃功用的肯定。另据记载,慈禧和光绪都曾服用以白芍为主药的清热化湿膏调理脾胃。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