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药源探秘> 正文

“道地药材” 根脉相传

2017-04-17 17:36作者:中国中医药报阅读:1141次 分享到:
现如今,各类中药材都在不同区域进行了广泛的种植,但是效果终究会有所不同,中医药人认准的还是“道地药材”。

  老中医们开药方是很讲究格式的,手写的正楷,三味药一行,每一味药名都是三个字的,边上用小字标注剂量。


  这里就有一个门道,如果这味药的名字只有两个字怎么办?那么就会在药名之前再加一个地名,凑成三个字。比如川石斛、浙贝母、怀山药、台乌药。而这个地名便是这一味药材的最佳出品之地,称为“道地”。


  《本草中国》第六集“根脉”,说的正是中医药人探寻、驯化、炮制、培植道地药材,“天人合一”,正是中医用药的精华所在。


  现如今,各类中药材都在不同区域进行了广泛的种植,但是效果终究会有所不同,中医药人认准的还是“道地药材”。


  南橘北枳 地气使然


  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地气使然。


  所谓“地气”,就是指药材生长的生态环境,包括地理、气候、水质、土壤等,影响着中药的品质与质量。


  人参,吉林产者佳;三七,云南的为好;山药出淮庆,乌药出天台。正是因为不同的药材,需要对应不同的地气。


  人参,最适宜的生长高度在海拔700~800米之间,所需年降水量为700~800毫升,空气相对湿度70%,最热月温度为20℃~21℃,无霜期155天以上,用这些条件去选地方,吉林为最。


  三七,喜欢不冷不热的环境,害怕严寒和酷暑,也畏多水。土壤喜疏松红壤或棕红壤,微酸性。因此,虽然三七在云南、广西、四川、湖北、江西等地均有种植,但是参照“道地”标准,还是以云南产者为优。


  山药,药食同源,十分常见,各地均有种植,但是自宋元以来,就一直在中医药界达成一致好评——以河南怀庆府所产的品质最高,药效最好。正如明太祖朱元璋第五子朱橚组织编撰的《救荒本草》说:“怀孟间产者入药为佳。”


  怀山药与普通山药最主要的区别就是,怀山药十分容易煮熟,当地人在出售怀山药时,通常会自带一个锅子进行现场表演,真正的怀山药,七分钟就能煮熟。


  此外,这种山药具有很强的韧性,可以弯成弧形而不断,又细如铁棍,因此被称为“铁棍山药”。


  再说一味乌药。在《医学发明》里提到的治寒凝气滞小肠疝气方中,乌药被冠以产地“天台”的前缀。《卫生家宝方》中,治冷气、血气、肥气、息贲气、伏梁气、奔豚气,抢心切痛,冷汗,喘息欲绝,第一味药就是天台乌药。另有《亦水玄珠》中治胀满痞塞,《济生方》中治七情伤感,《魏氏家藏方》中治肾经虚寒,《本草纲目》中治气厥头痛,《朱氏集验医方》中治产后腹痛等,都是以天台乌药为主要,唯有“道地”,方为医家所钟。


  诸药所生 皆有境界


  在公元536年,有个叫陶弘景的人总结了前人用药经验,写了一本《本草经集注》,专门论述“道地”的重要性。他说:“诸药所生,皆有境界”,这个“境界”就是我们说的地气。书中对40多种常用中药的“道地”性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到了唐代,另有一本《新修本草》再补充了30多味药,论述道:“窃以动植形生,因方舛性,春秋节变,感气殊功。离其本土,则质同而效异。”这里的“本土”正是说明了“道地”的重要。


  孙思邈在《千金翼方》中更有经典一句:“用药必依土地。”


  到了明朝,太医院守院判刘文泰所著的《本草品汇精要》一书,载药916种,明确记载道地药材268种,其中包括32种川药,27种广药,8种怀药。彼时李时珍的道地药材观点也更为明确:“性从地变,质与物迁,……沧击能盐,阿井能胶,……将行药势,独不择夫水哉?”


  清代有医家在看病的过程中发现,用的药材不够“道地”,就会实实在在地影响到治病的效果。这个医家叫徐大椿,他在《药性变迁论》中记录:“……当时所采,皆生于山谷之中,元气未泄,故得气独厚,今皆人工种植,既非山谷之真气,又加灌溉之功,则性平淡而薄劣矣。”


  现代的“道地”要求通过科学技术手段,使其更具鲜明的标准性和可控性,标准的划分更明确,更直观,更具科学性。“道地药材”的概念:传统中药材中具有特定的种质,特定的产区或特定的生产技术和加工方法所生产出来的中药材。


  “道地药材” 根脉相传


  我国地域广阔,地跨寒温带、温带、亚热带、热带,丰富的高山、森林、草原、荒漠、耕地、果园、湖泊,成为了各类中药材生长的温床,不同地域的地形、土壤、水分、气温和光照等不同的生态环境,造就了不同产区“道地药材”优良品质。


  “淮四药”的淮地黄、淮牛膝、淮山药、淮菊花,“浙八味”的杭白术、杭白芍、浙贝母、杭菊、延胡索、浙玄参、杭麦冬、温郁金,这些“道地药材”已经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即便如今的药方上未必还会严谨地标注产地,但是大多数人已经知道要选择哪一地出产的药物药性为佳。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确保药材的“道地”,与产区悠久的栽培历史和科学的种植技术是分不开的。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综合利用当地生态条件,经过若干年的栽培驯化,使药材的品种不断优化,品质不断提高,从而确立“道地”的地位,保证“道地药材”的优秀品质。


  比如石斛这一味药材,种类繁多,市场混乱,品质更是鱼龙混杂,浙江武义寿仙谷药业公司在国家科技部、浙江省政府支持下开展了石斛品种的驯化研究,成功培育出铁皮石斛新品种“仙斛1号”和“仙斛2号”,确立了石斛的优质良品。


  中药的质量关系到中医临床用药,更关乎地方经济的发展,现在,许多省份把“道地药材”的培育放到了关系地方经济建设的重要位置。


  《本草中国》电视片中提到,浙江磐安的“杭白芍”品质虽属白芍之首,却不断受到亳州白芍的冲击,在激烈的价格竞争中毫无优势可言。对于千年传承的“道地药材”,是坚守还是放弃,面临种种压力。


  在浙江两会上,有提案要求政府支持“浙八味”、铁皮石斛等道地特色药材产业基地建设,实施规范化、规模化种植,培育一批中药研发、生产、销售的骨干企业,推动中药饮片加工和中药制药企业做大做强,推进一批中药材产业基地发展。


  全国两会上,天津天士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闫希军代表建议,由商务部协同相关部委,制定中药材质量追溯体系的市场准入制度,引入市场化竞争与经营机制,配套相应的政策与资助,推动中药材质量第三方检验互认机制,保障中药材质量追溯体系切实运行。这对品质优秀、质量上乘的“道地药材”或许是最大的首肯,对于长年坚守“道地药材”探寻、驯化、炮制、培植的中医药人是莫大的鼓舞。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