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中药趣闻> 正文

藏药“佐塔”制作技艺渊源考

2016-08-29 15:10作者:编辑:周兴阅读:4120次 分享到:
藏医药是我国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融合了其他各民族的用药理论与工艺技术,形成了具有藏族特色的医药理论与技术。特别在金石药使用方面,汲取了古代汉民族丹药治病及炼丹工艺的成就,形成了部分功效卓著的定型方剂并传承至今……

  藏医药是我国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融合了其他各民族的用药理论与工艺技术,形成了具有藏族特色的医药理论与技术。特别在金石药使用方面,汲取了古代汉民族丹药治病及炼丹工艺的成就,形成了部分功效卓著的定型方剂并传承至今。


  自 2006 年以来,国家开始对民间具有重大价值或濒危的传统医药进行保护,迄今已公布了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藏医药拉萨北派藏医水银洗炼法(即炼制“佐塔”的核心技艺)作为传统医药项目中医制剂技艺列入第一批名录。研究“佐塔”制作技艺的历史文化内涵,包括“佐塔”制作技艺的核心理念、制剂组方、原料、辅料以及工艺流程等,对揭示其文化传承特色具有重要意义。


  一、佐塔炼制工艺简析


  “佐塔”是一种具有藏族特色的传统医药复方制剂,应用水银洗炼法炼制而得,其主要成分为“毒药”——水银(汞)。自宋代以来,藏族传承其炼制方法并有效地用来治病、养生。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斗嘎撰的《“佐太”及以其配伍的藏成药毒性评析》与四川省阿坝州藏医医院藏医药研究所索朗撰的《佐塔的炮制》,中国中医科学院“传统医药非遗名录保护现状调研” 课题组撰写的调研报告《拉萨北派藏医水银洗炼法》,都对水银洗炼法的来源及其洗炼程序、佐塔系列药物的配制及其临床应用作了详细的介绍。按其工艺特性,主要分三个步骤,即:能缚八铁(金、银、铜、铁、响铜、黄铜、锡、铅)煅灰、能蚀八物(金矿石、银矿石、铜矿石、自 48 民族医药然铜、酸石、雄黄、雌黄、黑云母)煅灰和水银洗煮。其中能缚八铁、能蚀八物都要运用辅料先 “去锈去毒”后“煅灰”的两道程序进行炼制;能蚀八物加在水银中可以腐蚀水银锈垢、消蚀汞毒。而水银洗煮必须经过“洗锈除垢”“煮洗除毒”“配以对立物现出水银本色”三道工序。


  此外,还需要举行藏传佛教的加持和祈祷仪式,以增强药效。运用大量辅料洗炼是本项目最明显的工艺特色,按斗嘎介绍三个炼制法中所用主要辅料如下:能缚八铁煅灰辅料:沙棘果膏、黑矾、黄矾的水浸液;酸酒;人尿;雄黄、硫黄或硼砂、或诃子等的研末用黄牛尿、沙棘果汁或酸酒;能蚀八物煅灰辅料:黑矾、黄矾浸液;皮硝、碱华浸液;硫黄、白草乌粉混合,用两矾浸水加清油。


  水银洗煮:(1)草木及食药:荜茇、胡椒、草果、白芥子、秘药(用宗教仪轨开光的一种药物)、红草乌研粉;牛肉、白蒜泥、米、奶皮。(2)油酒浆液:蒜汁、沙棘果汁、石榴汁水;酸酒、浓酒;陈旧酥油、清油、蓖麻油、油脂;黑矾浸液、碱水;三酸水(黑矾浸水、黄矾浸水、沙棘果汁);童便、公马尿、红色黄牛尿。(3)金石药类:碱华或海盐、硼砂、白硇砂、海盐、皮硝、寒水石、硫黄。由上述分析可知,最后炼制而成的佐塔实际上是一种以水银为主,包含多种金石、草木、动物药等药物成分的“混沌”之物。


  “佐塔” 对骨质、骨髓、关节、皮肤等多种顽症有很好的治疗作用 , 具有延年益寿 , 补血、活血等功能。以“佐塔”为基础 , 可制成七十味珍珠丸、仁青常觉、七十味珊瑚丸、仁青芒觉、坐珠达西、佐塔德子玛、七十味松石丸等珍贵藏药 , 该类药品对各种急慢性消化系统疾病及心脑血管疾病具有很好的疗效 。


  二、佐塔对外丹术及丹药炼制工艺的传承


  1.炼丹术的硫汞派与佐塔的“汞”“硫”配对和合


  从佐塔炼制工艺可知它传承了汉唐时代炼丹家烧炼丹药的理念。如果把炼丹术史上的硫汞派及其合丹理念与“佐塔”工艺中的“配对”作比较,就很容易得出这一结论。自汉至唐代,外丹术中已经形成三大炼丹流派,即主张服食金砂(药金、丹砂)派、铅汞合成大丹派以及硫汞合成金丹派。


  最早提及合硫汞作丹的为东汉魏伯阳所传《周易参同契》:“硫磺烧豫章,泥汞相炼飞。”迄至唐代,合硫汞成丹药一派则为当时炼丹术士与医家所重视。例如《太清石壁记》记述了 “太一小还丹方”,其方用水银一斤同硫磺五两合炼,云:“细者色过光明砂,红赤非常,药成细研,和粳米饭丸之如小胡眼,每日服五丸至五百丸,万病除矣。”硫汞派述其理论依据:“大还丹歌曰:夫大丹两物共成,不入杂药……其硫磺是太阳之精,水银是太阴之精,一阴一阳合为天地。” 宋代丹经《灵砂大丹秘诀》进一步指出:“硫磺本太阳之精,水银本太阴之气,阳魂死而阴魂亡,乃夫妇之合情,阴阳之顺气。”


  那么,“佐塔”是否传承了外丹炼制理念呢?虽然现代“佐塔”炼制核心技艺“水银洗炼法” 的传人并未明示,但水银洗炼的具体工艺步骤却充分展示这一特色。水银洗炼法的第三个步骤“水银洗煮”之“配以对立物现出水银本色” 云:“以上述炮制的水银想象为王,将硫黄想象为妃,水银硫黄配在一起,象征王与妃结合,阴阳合一 。”


  这一步骤的核心在于将至阴之水银与至阳之硫黄相配合,很明显直接移植了唐代硫汞派以硫黄、水银合炼金丹的理念,并同样借鉴了中医阴阳学说。


  2. 炼丹时的“伏汞”杀毒


  汞是外丹术中炼制大丹的最重要原料之一,但是由于汞具有至阴的偏性,直接服食有毒,祛除其毒性的“伏汞”之术就成为炼丹家孜孜以求的大法。自东汉时代的狐刚子至唐、宋时代的众多炼丹家,他们尝试的伏汞方式不计其数,现在载于《道藏》外丹经典的不下数百种。其中《黄帝九鼎神丹经诀》是一部收集了自汉至隋唐时期 49 民族医药的炼丹著述,对水银的炼制有着丰富的认知。其卷十一《明水银长生及调炼去毒之术》从阴阳理论出发探讨了水银的特性、炼制的原理、方法等。


  《择时用药制水银法》明确指出水银有毒以及必须去毒后使用,云:“水银有毒,铅配太阴,终不独行,行必为偶。若无制伏,二毒难消。所以择三阳之时,用三阳之药,以制铅汞,万无不尽。俗人不解,鹰心率意,只尔和合,服即杀人。直用醋煮,去道逾远。


  故三阳时,奇日奇时也。即谓方家尤重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之义是也。三阳药者,即谓太阳之精气,黄白是也。朝阳之津液,左味也。夕阳之筋髓,金贼是也。差此药味,失彼时节,虽万法冶炼,犹毒不尽。故伏火水银方云:用三年大醋,纳秾沙末,百日煮之。”


  3. 炼丹术的伏汞法与“佐塔”核心工艺


  首先,金石药煮伏“杀毒”理念与水银“洗炼”。金石药炼制法是以阴阳理论为其理论依据,唐无名氏《太古土兑经》卷上称:“或阳药阴伏,或阴药阳制。”用于炼制丹药原料的辅料药物包括各种不同种类的金石药、草木药。隋唐时代,水银炼制就形成了特定的程序,《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十四将其归纳为:“必先煮炼,然后伏之。”“佐塔”的“水银洗炼法”正是传承了上述药物阴阳相制的理念以及煮伏“杀毒”程序。


  第二,伏汞使用的辅料与水银“洗炼”。唐宋外丹术士使用了大量的草木药、金石药等煮制水银以去汞毒。通过对《道藏》所载关于伏汞的论述的分析,可以确知“佐塔”中的金石药的煮洗、合炼法,辅料的选择均直接来自于唐宋炼丹术。例如《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就收集了十八种关于水银“调炼去毒之术”,其中“雄汞长生法”载:使用猪脂、朱砂、吴黄矾、栀子、石盐、郁金根、胡同律及牛粪汁炼汞去毒;“净水银方”载:以白盐、三年大醋、油蜜炼汞;“又方”载:油蜜、醋、盐、硝石、胡粉,煮炼,得汞即“白如银雪”等; “狐刚子伏水银法”载以金屑、银屑、醋煮炼水银; “煮伏水银诀”载以银、铁、桑、石流黄白、确砂、石盐、磁石、卤咸、胡粉等炼汞 。


  外丹经籍所载关于去水银毒之方多以药液煮炼的方式进行“伏汞”去毒,其中运用了各种金石、草木、动物药。《黄帝九鼎神丹经诀》中使用的辅料,主要包括金石类,如朱砂、金屑、银屑(银白)、硝石、流黄(黄秾沙、石流黄白)、矾石等。动植物类,如酥(真酥)、猪脂、牛粪汁、栀子、郁金根等。可见,与“水银洗炼法”中所使用的辅料多有相同之处。


  宋人辑录的《诸家神品丹法》亦保留了大量晋唐时代丹药炼制法的资料,其卷五“紫霄丹经中伏汞法”亦载 19 种炼汞法,初步统计其中草木药共 57 种,包括乌头、附子、细辛、半夏、楮叶、蛇床子等常用的药物,亦有一些地方特色的中草药;金石药共 27 种,包括汞、金、银、光明砂、黄丹、粉霜等,既有单纯矿物药,也有合成药物。表明汉晋唐宋以来炼丹家一直探寻伏制水银(汞)的各种药物材料,但是各种伏汞的方法未形成一套定式。值得关注的是,藏医不但使用了本地区的常用本草及相关产品煮制水银,还把这种伏汞的方式程序化,并规定了相对固定的洗炼辅料,形成了著名的“水银洗炼法”。


  藏医使用能缚八铁、能蚀八物而非草木药作为浇淋药,两组药物是作为能去“水银”之毒而首先煅制出来,显然是对唐宋丹家用金石药去水银“毒”的总结与发展。从宋丹经《丹房奥论》来看,运用金银、铜铁、锡铅、雄黄、雌黄等制汞已有重要的理论总结,但是尚未发现运用上述两组金石药以制汞的记载。因此可以说这是藏医运用金石药“伏汞” 的一个创造。


  如果把藏药洗炼水银过程中所使用的原料以及各种辅料与前述晋唐时期丹房所用各种辅料相比较,可发现二者之间的惊人相似性,因此可以说“水银洗炼法”的主要药物及辅料其渊源乃是来自于汉唐以来丹家之经验,但有其独特的发展。


  第三,炼丹术的“转制”法与水银“洗炼”


  汉唐以来,炼丹术中对金石药制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陈国符称其为“转制法”。即“以伏火砒养粉霜、点赤铜为丹阳(药金),或以养雄黄雌黄,点贱金属为药金亦为转制。即以甲药伏火,再用以养乙药,再用此养过之药点丙药成药金银,称为转制。”现存《丹方鉴源》及《纯阳真人药 50 民族医药石制》总结了各类丹方或丹药炼制时,用于转制五金八石等所使用的各种金石药、草木药。可见 “转制法”实质就是通过不同药物之间的相制或相使,使得另一类主药升降浮沉之性味发生改变,或者改变原来药物之偏性,使之变得平和,或者使有毒药物之毒性减低,或者增强药物之功效,从而适合于服食。藏药水银洗炼法的 去毒伏汞的方法即渊源于上述“转制法”。藏医进一步运用民族医药理论阐明了金石药的洗煮去毒意义。


  4. 对丹药炼制工艺的传承


  唐代炼丹家实际上在炼制供给医疗使用的丹药已经形成了一套工艺模式,其中“还魂丹”炼制工艺可谓是“水银洗炼法”炼制工艺的前导。《灵宝众真丹诀》“还魂丹法”收载其方药组成、炼制法及丹药使用法 [9] 。据其所载“还魂丹”是属于典型的金石草木丹方,其药物构成达 30 多味,包括金薄、光明砂、雄黄、石庭脂、龙齿、阳起石、磁毛石、紫石英、自然铜、长理石 11 种金石药,以及牛黄、麝香、腽肭脐、虎骨、远志、巴戟、玄参、乌蛇、仙灵脾、青木香、肉豆蔻、鹿茸、肉桂、延胡索、木律、犀角、皂荚仁、蔓荆子等动植物药,还使用了童子便、钟乳水、地黄汁、无灰酒等辅料。


  其炼制主要步骤为金石药煅灰、兑液、杵捣合药、制剂合成,以还魂丹为主药,兑入引药上好芒硝,即成可用于救急之制剂。其特点在于:金石药多要经文武火煅炼后使用;其它动植物生药则需经水火煅炼后,并且要分次逐渐兑入混合;经捣炼和合而成。它体现了丹药炼制的核心在于使得各种药物互相“制伏”,而金石药须用火制伏,即所谓“若药物不伏火,入铜铁俱失纪纲,即不成制伏”。最终混合的药料还需千锤百炼,其目的在于使得各种药料性味完全和合,最终使所配制之丹药得“阴阳”之全,具备“功效造化无殊” 的药效。


  与水银洗炼法核心工艺对比,二者多有相似之处,但“水银洗炼法”采用藏族医药理论强调了“洗”的一方面,突出体现在:漂洗工艺以及所形成的一整套针对水银的洗炼理论与方法(即除垢、去锈等)之上;独特的检测丹药制剂的方法;以藏族独特的方药作为药引,配制丹剂方法;加工工艺的各个步骤所用的时间规定;法师加持的佛教仪式。


  综上所述,藏药“佐塔”制作技艺是对道教炼丹术的直接传承,其洗炼之术是对汉唐以来“水银调炼去毒之术”的继承,水银洗炼所使用的金石药、草木药及各种制剂等亦本于唐宋炼丹术,并体现了其民族特色,传承了硫汞派和合汞硫成丹的理念与技术,汲取了唐代丹家合成炼制医用丹药的特殊工艺技术。神仙家所传的炼丹术文化乃是藏药“佐塔”制作技艺的渊源,需要得到保护与尊重。只有改变现行不利于传统中医药发展的制度障碍,才能使得诸如“佐塔”等效果显著、临床价值极高的中医丹药制剂服务于大众,并使他们不至于失传或者陷入濒临失传的境地。


收藏文章 关键词: 藏医药传承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