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中药趣闻> 正文

《千金翼方》本草异名考释举隅

2016-11-08 10:45作者:编辑:周兴阅读:678次
《千金翼方》为唐代大医孙思邈所著。孙思邈被世人称为“药王”,在本草领域研习颇深。孙氏又喜搜集善整理,曾引天竺大医耆婆之言,谓:“天下物类皆是灵药,万物之中,无一物而非药者,斯乃大医也。”故其所撰《千金翼方》一书广收中药达 907 种……

  《千金翼方》为唐代大医孙思邈所著。孙思邈被世人称为“药王”,在本草领域研习颇深。孙氏又喜搜集善整理,曾引天竺大医耆婆之言,谓:“天下物类皆是灵药,万物之中,无一物而非药者,斯乃大医也。”故其所撰《千金翼方》一书广收中药达907种,较唐代官修的《新修本草》载药数量还多。孙氏广录药名,《千金翼方》全书约有药名1800个。然因年岁久远,书中有许多药物今已少见,或已不用,其药品名实关系所指亦与今日有所差别,观药之名,常不能明其确指。以下我们结合药物的其它异名、语言文字、文献记载等材料,选取部分药物名称进行考释。


  一、土藷


  《千金翼方》卷二:“署预,味甘温,平,无毒。主伤中,补虚羸,除寒热邪气,补中,益气力,长肌肉,面游风,风头眼眩,下气,止腰痛,补虚劳羸瘦,充五脏,除烦热,强阴。久服耳目聪明,轻身不饥,延年。一名山芋,秦楚名玉延,郑越名土藷。”依《千金翼方》,土藷为古郑越之地署预的异名,也即是今山药的异名,今《中药大辞典》《中华本草》均未载“土藷”一名。


  考“藷”在古代早期的文献记载,发现其有指甘蔗之义,如《说文解字》:“藷,藷蔗也。”《段注》曰:“藷蔗二字叠韵也,或作竿蔗,或作干蔗,象其形也;或作甘蔗,谓其味也。”同时,古文献中也有不少将藷与署预相联系的记载,如辽《龙龛手鉴》:“藷,音诸。藷蔗,甘蔗也,又音除越,人呼署预为甘藷。”今观山药形态与甘蔗确有些相似之处,都呈均匀、细长的圆柱形;山药味甘,与甘蔗味同。既类比又区别是人们为有相似点的事物命名时常用的方法,如天门冬和麦门冬两药,以“门冬”相类,又以“天”“麦” 相别。因此,署预与甘蔗之名都应源于藷,因署预产于土下,或为与甘蔗相别,故名土藷。藷,缓呼时发音与署预相近,故其又名署预。


  二、生大豆


  《千金翼方》卷四:“生大豆,味甘,平。涂痈肿。煮汁饮,杀鬼毒,止痛,逐水胀,除胃中热痹,伤中淋露,下瘀血,散五脏结积,内寒,杀乌头毒。久服令人身重。炒为屑,味甘,主胃中热,去肿除痹,消谷止腹胀。”


  观“生大豆”之名,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今豆科大豆属的“黄大豆”,即人们常言的“黄豆”。实际上,生大豆所包含的范围要更广泛一些。《本草纲目》有“大豆”条,考其所记“大豆”与《千金翼方》所记“生大豆”性味主治功用几乎相同,所指应为一物。《本草纲目》曰:“大豆有黑、白、黄、褐、青、斑数色。黑者名乌豆,可入药,及充食,作豉;黄者可作腐,榨油,造酱;余但可作腐及炒食而已。”《本草纲目》又出黄大豆条,是为与大豆相别,故古之药用者,应为“生大豆” 中色黑者。今《中药大辞典》分条收入了“黄大豆” 与“黑大豆”,未收“生大豆”,但在“黑大豆” 的“备考”中引《本草图经》云:“生大豆有黑白二种,黑者入药,白者不用。其紧小者为雄豆,入药尤佳。”依这些文献的记载,“生大豆”“大豆”应为诸多颜色大豆的统称,但药用时主要是用黑大豆,今若要考查黑大豆在古代的应用,可参古代文献中所记载的“生大豆”“大豆”的内容。


  三、人微


  今《中药大辞典》《中华本草》未收人微之名。《千金翼方》卷二载:“人参,味甘微寒,微温,无毒。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疗肠胃中冷,心腹鼓痛,胸胁逆满,霍乱吐逆,调中,止消渴,通血脉,破坚积,令人不忘。久服轻身延年。一名人衔,一名鬼盖,一名神草,一名人微,一名土精,一名血参。”


  按《千金翼方》,人微应为人参的异名。考察微在汉语中的应用,常用于表“微小” 之义,但其也有“精微”“微妙”之义,如“微言大义”中的“微”是指语言的精微;又如《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中的“微”是指道心的微妙。虽然未见“人微”作为人参异名的其他记载,但考人参有“土精”“地精”之异名,《本草纲目》云 “得地之精灵,故有土精、地精之名”,再综合人参的形态、功用来看,人微之名的“人”应言人参之形,指其形态上犹如人的形体;“微”的含义则可有两种解释,以“微”喻人参之功,示其治病救人上精微的药效;或“微”亦言其形,指人参之形如缩小微化的人身。


  四、女萎萎蕤


  《千金翼方》卷二载:“女萎萎蕤,味甘,平,无毒。主中风暴热,不能动摇,跌筋结肉,诸不足,心腹结气,虚热湿毒,腰痛,茎中寒,及目痛、烂,泪出。久服去面黑,好颜色,润泽,轻身不老。一名荧,一名地节,一名玉竹,一名马熏。” “女萎”之名首见于《神农本草经》,而“葳蕤”之名则首见于《吴普本草》,均为玉竹的异名。《医学入门》云:“萎,委委,美貌;蕤,实也。女人用于皯斑,美颜色,故名女萎。”《说文解字》释蕤,曰∶“草木华垂儿。”


  时珍则云:“此草根长多须,如冠缨下垂之而有威仪,故以名之。凡羽盖旌旗之缨,皆象葳蕤,是矣。”今观玉竹形态,其根无奇,但其叶与果实均呈下垂状,正如时珍所说的有“冠缨下垂之而有威仪”,故知葳蕤描述的应是玉竹叶及果实的形态。此外,三国时期李当之《药录》一书中亦记载了“女萎”一药,据考证,其为毛茛科植物女萎的茎,又称为“蔓楚”“山木通”“白木通”等,主治泻痢脱肛、惊痫寒热、妊妇浮肿、筋骨疼痛,与玉竹有异。而《千金翼方》所载“女萎萎蕤”,其性味、功效、主治、异名等均与玉竹相同,故其即为玉竹无疑。


  关于该名的得名,《千金翼方》原本很可能只写作“女萎”,由于“女萎”既可指百合科植物玉竹的根,又可指毛茛科植物女萎的茎,后人在阅读时为避免混淆,便加注“萎蕤”二字。因此,“女萎萎蕤”很可能是后人在传抄过程中误将“女萎” 下的注文“萎蕤”混入正文所致。时珍云“《别录》作葳蕤,省文也”,但所省之文为何并未详说。今见《千金翼方》有“女萎葳蕤”之名,则疑《别录》所省或为“女萎葳蕤”之“女萎”。


  五、放火


  《千金翼方》卷四:“萤火,味辛,微温,无毒。主明目,小儿火疮伤,热气蛊毒,鬼疰,通神精,一名夜光,一名放火,一名熠耀,一名即炤。”今《中药大辞典》《中华本草》等现代大型药物学著作中未载“放火”一名。依《千金翼方》,放火应为萤火的异名,所指即今萤火虫。萤火虫在古代为寻常可见之物,古代诗词、文献中对其多有记载。如唐代杜牧有诗《秋夕》“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南北朝时期北齐顏之推以“照雪聚萤”的典故劝勉子孙向学,云“古人勤学,有握锥投斧,照雪聚萤”。


  萤火除上述所举之异名外,其在《尔雅》还记载有“即照”的异名,在《别录》又记载有“放光”的异名。观萤火其名与其众异名,均抓住其能够发光的特点。“火”本指物体燃烧时所发的光和焰,又可引申泛指光芒,如《墨子·经说下》:“智以目见,而目以火见。”高亨注:“墨子所谓火,犹今人所谓光也。”那么“放火”就等同于“放光”,同样是言萤火能够发光的特性。


  六、白昌


  白昌被收在《千金翼方》的有名未用下,其卷四载:“白昌,味甘,无毒。主食诸虫。一名水昌,一名水宿,一名茎蒲。”查《中药大辞典》和《中华本草》,“白昌”被列为商陆的异名,所记出处为宋代的《开宝本草》。


  观《千金翼方》其文,从“白昌,味甘,无毒。主食诸虫”看,其性味、毒性均与商陆有别,唯主治略符;而从其“一名水昌,一名水宿,一名茎蒲”来看,因“水菖”“水宿”“茎蒲”在古今文献中一般都记载为药品白菖的异名,似其所言是指白菖。考白菖的性味,《本草纲目》云“甘,无毒”,《别录》言“甘,辛温”,与《千金翼方》白昌的“味甘,无毒”相似。再考白菖的功用,《中药大辞典》有“主食诸虫”(《别录》),又有“主风湿咳逆,去虫,断蚤虱”(陶弘景),又有“健胃除湿,煎水洗疥癞”(《岭南采药录》),与前文白昌“主食诸虫”相符。因此,《千金翼方》中的“白昌”当指今之白菖,即天南星科植物蒲,“昌”为“菖”之通假字。故“白昌”一名可指两物,一为商陆的异名,首见于《开宝本草》,一为白菖的异名,首见于《千金翼方》。


  七、金沸


  《千金翼方》卷二:“旋花,味甘,温,无毒。主益气,去面皯黑,色媚好。其根味辛,主腹中寒热邪气,久服,不饥轻身。一名筋根花,一名金沸,一名美草。” 依《千金翼方》 金沸应为旋花之异名,但今见《本草纲目》和《中药大辞典》的旋花条下均不载金沸。


  考《千金翼方》卷三云“旋覆花, ……一名戴椹,一名金沸草,一名盛椹”,其中记载了旋覆花的异名为“金沸草”,《本草纲目》 “旋覆花”条下亦收此名,此外尚有“金钱花”“滴滴金”“夏菊”等异名。《尔雅》云“蕧,盗庚也”,郭璞注曰“旋蕧似菊”。今观旋覆花为多年生草本,其花色黄,形态小巧似菊,可知其“金钱花”“滴滴金”“夏菊”等名应源于此,“金沸草” 亦然。而据《中药大辞典》的记载,旋花为多年生蔓草,其花冠为淡红色,植株形态亦与旋覆花差异较大。故“旋花”“旋覆花”两名虽仅差一字,但却别为两药,《千金翼方》记载“金沸”为旋花之异名,很可能是误用了旋覆花的异名,而“金沸”实际所指应为旋覆花,即今旋覆花药用植物的异名。


  八、白瓷瓦屑


  《千金翼方》卷三:“白瓷瓦屑,平,无毒。主妇人带下,白崩,止呕逆,破血,止血,水磨,涂疮灭瘢。” 所谓“天下物类皆是灵药”,一些我们平日所见的看似平淡无奇的草蒿,也有可能良医手下的是治病良草。中药中更有很多药品,本就是寻常人家的寻常之物,如灶心土(一名伏龙肝)、也如白瓷瓦屑。古代文献中,《新修本草》有“白瓷器”条,《本草纲目》卷七土部,也依《新修本草》收入了“白瓷器”,云“此以白土为坯,坯烧成者,古人以代白垩用”。《本草纲目》书中所记“白瓷器”的性味、功用与《千金翼方》所记“白瓷瓦屑”大体相同,但补入“研末,敷痈肿,可代针,又点目,去翳”的功用,实与《千金翼方》的“白瓷瓦屑”应为一物。


  “屑”指碎末,“白瓷瓦屑” 即是用白瓷瓦器研成的碎末,从字面上很容易就看出其药物形态。观古之用法,亦多是将药品研末、水磨后,或煎汤,或直接吞咽,或涂敷、点目,孙氏书中所记的“白瓷瓦屑”则形象地反映药品的本体来源与性状。今《中药大辞典》《中华本草》不载白瓷瓦屑,故详述之。


关键词: 千金翼方
相关帖子
  • 数据建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