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品种分析> 正文

谁来给你摘红花?中国农村老龄化困境

2015-07-22 14:10作者:周兴阅读:1999次 分享到:
在新疆塔城地区的裕民县,每年6月底和8月初,当地旱地、盐碱地里一望无际红花美得让人着迷。红花对于当地老百姓并不是什么观赏植物,而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作为珍贵的中药材红花这几年价格都在80-120元之间震荡徘 ...
在新疆塔城地区的裕民县,每年6月底和8月初,当地旱地、盐碱地里一望无际红花美得让人着迷。红花对于当地老百姓并不是什么观赏植物,而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作为珍贵的中药材红花这几年价格都在80-120元之间震荡徘徊。

去年整个新疆遭遇五十年难遇干旱,红花虽是非常耐旱植物,但大旱对于生长期的红花还是造成严重减产,旱情最为严重的伊犁地区减产幅度达到百分之六十左右,稍轻的塔城地区减产也在四十上下。减产引发药厂和市场商家抢购狂潮,行情从最初的90元上下,最高上涨到120元附近。不但弥补花农减产带来的损失,还给他们带来希望,种植红花比种植其他经济作物赚钱,而且是盐碱地这种无法种植其他经济作物的土地。

眼下15万亩红花相继开放,能不能将红花及时采摘回来时每个种植户每年都担心的问题,今年新疆红花大幅扩种,这个问题更为紧迫。眼下,在哈拉布拉乡和新地乡山前平原,由于今年山前平原花期提前开放,许多种植户雇工难的问题成了眼下种植户的头等难事。

56岁的罗德平是哈拉布拉乡霍斯哈巴克村村民,今年他家将红花地扩种到120亩,近期的高温让他家的红花比往年开的快一些。花类药材对采摘时间要求非常严格,过了时节药性将大打折扣。为了找到为了能找到拾花工,早上天不亮罗德平就到街上寻找拾花工,一连好几天都没能找到,眼看着自家地里的红花红成一大片,只靠自己的力量是没办法采摘完的,罗德平心里十分焦急。

当然这不是56岁的罗德平一个面临的麻烦,当地村民都遇到这种问题,红花亩产极低,亩产从10公斤到20公斤不等,为了保证收入,大家种植面积少的几十亩,多的几百亩,就靠一家人根本无法采摘完!况且村里的年轻劳动力都外出打工,村里留守的只有那些老弱妇孺!

虽然每年都有从河南、陕西等地的外来务工人员参与到采摘红花的大军之中,并且每年采摘价格不断提升,但依然难以满足如此大面积的红花采摘!红花高矮程度、品种参差不齐,加上外来务工人员少,拾花工大部分选择了到环境比较好的地块采摘红花丝。最后造成很多红花无法及时采摘,丰产不丰收!

我们这里不再讨论红花扩种带来的价格大幅下跌,仅仅是资源的浪费就让笔者心痛不已。没有采摘就没有收入,花农们一年辛苦就付之东流。笔者不禁感慨目前农村没有良好就业环境,也没有相关完善的配到设施,大家都向城市一窝蜂涌入!未来还有谁给我们摘红花?当然这并不是红花一方面临的困局,整个中药材都将面临这种困局。采摘也仅仅是中药材种植的一个环节,从下种到管理最后收获都需要花费人工。

种植药材也就比种植粮食赚钱远不如进城打工,但种植粮食已经可以机械化作业,极大解决了人工不足的局面。种植中药材我们依然从事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最原始的耕作!这两年中药材价格下滑,大家种植积极性可想而知,就算价格涨上去,农村都是些老弱病残,扩种也有心无力。

中药材种植未来如何发展?随着土地流转加剧,那些职业包地大户也许能承担种植中药材的重任,他们经济实力雄厚,抗风险能力强。不过商人逐利,中药材价格好的时候他们愿意种植,因为有利可图.一旦价格下跌,他们肯定会转移种植模式。毕竟种粮食国家是有补贴的,种植中药材风险太大。包地大户需要雇人种植、打理、采收,这个环节如何调动雇佣者的积极性?况且农民自己种植的成本非常之低,包地种植成本肯定远高于农户,高价期间上可以以多取胜,一旦跌价农户可以低价抛售,量少最多不卖,现在种植药材也不是他们主要收入来源! 这些包地大户量大成本高,如何与农户在成本上竞争?

最后我们看看,红花亩产量在10-20公斤,鲜花价格人工采收成本在15元/公斤,按4-5:1折干率计算,则仅人工成本就达到60-75元。按照现在新疆红花80元卖价,农户纯收益在10-20元每公斤,一亩地纯收益在100-400元之间,相比外出打工一天就能挣100-400元,这可是辛苦大半年才赚的钱啊,真的是少的可怜!


目前城市都面临着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严重不足,大家看看建筑工地上多是些50-60岁的农民工!农村面临的问题远远比我们城市严重!谁来给我们种植中药材!谁来给我们管理中药材,谁来给我们采收中药材!这在未来将是一个严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