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品种分析> 正文

重磅:养殖技术突破,虫草价格要崩盘吗?

2016-10-25 09:57作者:解占梅阅读:3644次
冬虫夏草,中药材贵细料中绝对的“NO.1”,年交易量高达200亿元人民币以上。无论单价还是整体交易额度,都在国内中药材贸易体系中遥遥领先,部分规格甚至“贵比黄金”。因此,虫草的人工种植一直是行业高度关注领域……

   

    冬虫夏草,中药材贵细料中绝对的“NO.1”,年交易量高达200亿元人民币以上。无论单价还是整体交易额度,都在国内中药材贸易体系中遥遥领先,部分规格甚至“贵比黄金”。因此,虫草的人工种植一直是行业高度关注领域,并时时牵动冬虫夏草敏感的行情。



图1:2016年10月22日,天地网专家组深入川藏地区调研。


    2016年10月24日,那曲产区再次传来惊人消息——与野生虫草品质趋同的家种虫草技术已经突破,2017年家种虫草可供应150吨以上!


    虫草家种技术突破早有耳闻,这次又是真的吗?会不会导致虫草行情崩盘?


一、那曲产地再爆料,可能改变虫草生态格局



 图2:我网信息专家宁晓玲等人在西藏那曲考察野生虫草。


    2016年10月24日,西藏那曲商家反映:多年来都有内地公司从那曲当地采集土壤,移回内地培育冬虫夏草,目前已培育成功并批量生产。这种人工种植虫草的外观及成分与野生虫草基本一致,预计2017年上市量将达到150吨左右。


    当地虫草商家认为:在人工虫草大量应市的前提下,未来2-3年内将改变虫草生态格局。冬虫夏草坚挺的大盘,崩盘也不是全无可能——因为目前国内野生虫草整个盘面也就在200吨上下徘徊,一旦规模化养殖成功,则“黄金价”的虫草,必然会低下其高昂的头。


二、人工驯化虫草,是中药材行业多年的梦想



图3:每年虫草采挖季,大量牧民涌入大山造成环境破坏。(资料图)


    近20年来,虫草的价格涨了接近30倍,每年“挖草大军”都在破坏这片高山草甸。本来挖一条冬虫夏草,破坏草甸不会超过5平方厘米。但就为了找这一条冬虫夏草,挖草人需要像在地上找绣花针一样,会践踏几百平方米的草甸。不仅如此,“挖草大军”的吃喝拉撒都要在草地上完成,给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这些被破坏的高山草甸,不像热带地区那样,可以两三年就恢复。高海拔地区气候条件恶劣,植物生长缓慢,一旦破坏需要很多年甚至数十年才能逐步恢复,部分海拔较高地区则不断沙化或石漠化,甚至永远无法恢复。


    因此,人工养殖虫草不但是市场商家的需求;更是广大中药人和专家的梦想。从本世纪初,就不断传出人工养殖成功消息,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最终没多少现货应市,也就无法对高昂的虫草市场行情形成冲击。


    所谓的“北虫草”,也就是常说的“金虫草”或“虫草花”,虽然是人工养殖出来的,但无论是品质还是外观,都与野生虫草相去甚远,只能卖到100多元甚至几十元一公斤。

    

三、调研:人工养殖虫草确实成功了!

 


图4:10月24日,天地网产地调研组考察甘孜道孚县药材基地。


    我中心马上连线正在藏区一线调研的天地网调研组,据调研组反映:前期在四川凉山州确实见过人工养殖虫草。但由于商家担心技术泄露和冲击行情,一般不让外人参观考察,基地较为神秘。

 


图5:天地网调研组在西藏那曲虫草产区调研途中。


    随后,我中心就此话题采访了中国医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栽培中心植保室主任、药用昆虫学专家陈君研究员,陈老师说:人工养殖虫草技术应该已经突破,药植所去年还去武汉一家虫草养殖基地考察过。但该公司主要是从西藏移土培殖,且需对气压、温度和湿度严格管控,生产成本极高,要大规模生产尚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医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药用植物鉴定中心副主任、资源与生态专家郭宝林老师同样反映:在广东汕头有人工养殖虫草成功案例,个头甚至还大过野生品。但技术门槛较高,到底能有多大产量不好说。


    而据虫草专营商张老板说法:目前国内确实有3个公司实现了虫草的人工培殖,分别位于广东汕头、湖北武汉和西藏林芝八一镇,且产品质量接近野生品。只是人工养殖技术难度大,产量较小,2016年几家加起来也就是15-20吨的产量,只占虫草年产量的10%左右。


四、结论:生存环境特殊,人工繁殖难度很大

 


图6:我网信息专家在香格里拉药用资源考察途中。


    据调研:蝙蝠蛾幼虫是冬虫夏草唯一的寄主,它需要特殊的环境,温度不能高于20℃,最佳生活温度在10℃~14℃之间;冬季要在零下2℃的环境里过冬。


    中国医科学院药植所西双版纳分所在香格里拉有一处人工虫草繁殖基地,据了解:即使在香格里拉海拔3000多米的基地里,夏天也还是需要人工降温,基地里面随处可见给蝙蝠蛾幼虫吹电风扇、吹空调,否则就会因为温度太高造成幼虫大量死亡。


    到了冬天,蝙蝠蛾需要在零下2℃的环境越冬,这样来年开春病菌才会少。蝙蝠蛾容易感染拟青霉,只要一条虫感染了马上就传染开,容易全军覆没。最难的就是这一点,好不容易养到三四年的虫子,稍不小心就全部病死了。


    冬虫夏草对于生存环境要求苛刻,因此人工培育,一般是在实验室或者配置很高的人工基地进行。前期投入非常昂贵,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短期内,人工虫草投入成本不会比野生品成本低多少。


五、对行情的影响,短期内较小长期更明显



图7:2016年那曲产区的野生新草


    据天地网那曲、玉树等信息站反馈:今年虫草减产已成定局,市场供应明显不足。目前在产地,价位较低的小草和统货走势良好,价格稳步上升。且随着入冬后需求旺季来临,小草及统货已成为大部分消费者首选,预计价格仍会小幅上涨;而大草本身价位较高,今年减产导致价格再次上涨。目前各大药市部分中间商囤货未出,大草供应充足,预计后期价格以平稳为主。


   而长期走势:预计2017春节前后,商家为了清理库存套现,缓解资金压力,虫草行情有望呈现小幅回落状况。特别是家种虫草虽然技术门槛较高,但毕竟已经突破,随着技术的改进、完善,养殖成本降低将成为大势所趋,则虫草行情的下行态势将成为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