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产业观察> 正文

今日话题:以人民的名义,治理中医药腐化堕落!

2017-04-18 15:10作者:傅青主阅读:2980次 分享到:
针对中医药领域的腐化堕落倾向,我们更不能指望人性和道德的良心发现。在大医院中医、“中医西化”背景下,科室和医生除了紧盯“效益”、“职称”和“课题”等切身利害,如何能有更高的追求……


       2017年,一部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热播,其揭批黑暗面之深、观点之尖锐前所未有。高育良之阴、祁同伟之坏、高小琴之奸、丁义珍之贪、李达康之难、侯亮平之精、陈岩石之坚……,无不跃然荧屏。这些人物和行径,在我们身边无时无刻不在呈现,因而也引起民众极大共鸣,相关文章充斥大小媒体。



图1:《人民的名义》揭示的腐败现象,成为殿堂上下热议话题。


中医药行业的腐化堕落倾向,怎可能置身事外?



图2:陈岩石与沙瑞金的对话中,认为腐败已侵蚀到社会各个层面。


          在第4集中,老革命陈岩石老人与沙瑞金书记的一席对话,更揭示了当前腐败问题之触目惊心:“这腐败,就像癌细胞一样,一点一点侵蚀社会机体”;“这人都怎么了?掌握点权力,就想办法以权谋私”;最终,连停车场的收费员,都学会私收费了——社会人心至此,信仰和正义安在?


        而历来以“济世救人”为信仰之本的中医药行业,难道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


        君不见,2017年3月,全国检察系统共对60位医疗机构负责人和药房主任立案,其中涉及中医系统的就有6人(且不含乡镇卫生院);



图3:2013年,某大药企“有毒山银花事件”背后就有采购体系的漏洞。


        君不见,“采购门前是非多”,回扣提成、灰色利益链,正严重侵袭着中药原料采购供应体系,成为众多中药生产企业和饮片企业的“阿喀琉斯之踵”。一是造成企业不必要经济损失;二是成为企业原料质量失控的诱因。


        君不见,在中药饮片质量尚无法保障前提下,部分企业就一步到位。打着颗粒剂、超微粉、高端饮片等旗号,利用监管漏洞,沿用成药销售方法,以高额提成刺激中医生推广使用。这其中,增加患者和国家医保支出是小事;更可怕的,则是对传统中医“仁心仁术”的严重腐蚀!


问题的背后,绝非影视剧演绎的那么轻松



图4:侯亮平所代表的检察系统,成为正义的化身。


        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影视毕竟只是影视,代表的只是艺术创作者的美好愿望。陈海、侯亮平和陈岩石这些刚正不阿的人物,在现实生活中能有多少?而作为国家最高检影视中心监制的作品,剧中对检察系统的美化,更是到了“超凡脱俗”地步,现实中可能吗?


        同样,针对中医药领域的腐化堕落倾向,我们更不能指望人性和道德的良心发现。在大医院中医、“中医西化”背景下,科室和医生除了紧盯“效益”、“职称”和“课题”等切身利害,如何能有更高的追求?而临床中药的品质把控,除了主管院长、药剂科负责人有话语权(这也正是滋生腐败之源),临床中医又如何左右?


出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所以,要解决整个社会的腐败倾向,则必须遵循《人民的名义》中引用毛泽东同志原话——“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教育我们的人民教育我们的干部,通过体系化的防腐反腐建设,让腐化堕落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


       而中医药领域,又如何贯彻这种群众路线呢?非常简单——即让中医中药逐步脱离体制的束缚,回归到民众当中去。



图5:调查显示,实施多点执业后73%的临床医生有辞职想法(医米调研)。


        这种发展方向已经渐趋明朗,即将实施的《中医药法》也在大力鼓励中医多点执业、开展个人工作室,深入基层和社区开展中医服务。对中医生来说,脱离体制走出来非常容易:一是中医执业的简便易行;二是在一线实战中,才有利于提升中医诊疗水平,提升医生合法收入。


        中医的民间化,一方面,会让中医掌握自己的用药命运,掌握自己的收入水平;另一方面,更让患者通过疗效来评价中医实战水平。从而倒逼医生提升中药原料和炮制质量,提升医术医德。


        在这种大趋势下,未来的中医群体,主要会生存在三大领域:大型中医康养机构、以“粉丝群”为核心的个人工作室,以及社区中医服务机构。而西化的中医院、体制化的国医馆将逐渐没落,甚至退出历史舞台。


        最终,让市场化评价机制,迫使中医药领域腐化堕落“寿终正寝”;以人民的名义,让中医药回归她本来面目,回归其历史应有地位!


        (以上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