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品种分析> 正文

《重磅》第4期:羌活,行走在中药现代化死胡同中的悲剧!

2017-03-20 16:01作者:中药材天地网原创阅读:8997次 分享到:
《重磅》是一档线上原创深度内容栏目。行业大咖访谈、行业大事件报道、热门品种研析、产地市场调查报告是该栏目的四大核心输出点。栏目每一期均由制作人全程调查撰写、中药材天地网智库权威支持,只为给您真正的重磅内容!


      编者按:羌活,是当前品种明显变异代表性中药,并影响到中医临床疗效。天地网调研组经过长期跟踪,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现代中药材生产和标准,已经偏离中医理念和临床实践,其结果,必将以现代化之名将中医药文化推入发展死胡同。



  图1:2017年3月15日,羌活产地调研组抵达小金县崇德村。


      针对上述问题,中药材天地网羌活调研组将奔赴四川、甘肃和青海一线,进行深入调研(第一篇报道详见:《小金羌活开始下种,利润空间不错》一文)。


一、 引子:大量“四不像”羌活进入市场流通


 图2:目前,国内中药材市场流通的家种高山川羌活样品(阿坝州采样)。



  图3:目前,国内中药材市场流通的家种宽叶羌活样品(渭源县采样)。



  图4:野生宽叶羌活(左)和野生狭叶羌活(右)蜡叶标本(龙兴超采集)。



  图5:野生狭叶羌活正品中的蚕羌规格(小金县采集)。


      从图2-图5的对比中,我们明显看出,当前市场流通的家种羌活物种已发生明显变异,与野生羌活外形迥异。


      据天地网监测,目前,国内每年消费的2600多吨羌活中,至少有1600吨以上类似家种羌活在正常流通,占整个羌活需求量的60%以上(还有批量牛尾独活、新疆羌活等伪品掺入正品使用)。


      这些家种羌活产生的背景是什么呢?


二、 危机,导致家种羌活必须尽快开展



  图6:当前,国内野生羌活的主要分布区域。


2.1 野生羌活的历史沿革


      羌活,是重要的散寒、祛风除湿中药,主治风寒感冒头痛、风湿痹痛等症。因自古产于羌地而得名 ,始载于《神农本草经》独活项下。 唐代《药性本草》始将独活、羌活分列 ,后历代本草均有记载 ,药用历史悠久。 宋代《图经本草》谓: “独活、羌活今出蜀汉者为佳”。 四川是道地产区。药材商品规格按产地不同分为川羌(四川的阿坝、甘孜普遍分布,尤以小金、金川居多 )和西羌 (主产于青海的海北、化隆、 互助、循化,以及甘肃天祝、临夏、武威等地 );以性状分为蚕羌、竹节羌、大头羌和条羌 4个商品等级,传统认为蚕羌品质最好。



  图7:2004年,天地网创始人龙兴超在阿坝玛嘉沟考察野生羌活等资源。



2.2 羌活野生资源,已难以支撑大规模工业化开发


      但随着民众用药需求和中药工业化的快速发展,野生羌活资源早已入不敷出。据调研,上世纪 70年代,羌活采挖主要集中在2000-3000米海拔范围,资源较丰富,质量也好,普遍根茎直径 1-2厘米。



  图8:从2000年开始,龙兴超先生采集的不同年份羌活样品。


      近年来,羌活的采挖高度已上升到海拔3500-4000米之间,分布更为零星,质量大幅下降,蚕羌比例从1998年前的30%下降到不足10%,根体直径普遍不足0.5cm 。作为大宗药材品种,其资源已面临严重危机。


2.3 资源的变化,诱发羌活价格节节攀升



  图9:近15年,野生蚕羌价格运行曲线图(阿坝小金县产地价格)。


      这种资源的变化,也引起野生羌活市场行情的节节攀升(如图9)。从上世纪80年代的2-3元(蚕羌规格,公斤价,下同)上升到2000年初的20元左右,特别是进入2010年前后,随着资源加速枯竭,羌活价格陡然上行,达到210元历史最高位。但随着2011年-2012年高价刺激下,资源掠夺性采挖,野生羌活价格出现阶段性回落;随后在2014年再次进入上行通道。


      但2015年前后,随着大量劣质家种羌活冲击市场,野生羌活价格也出现明显回落。目前野生羌活统货价格在125元左右;家种羌活价格在60元左右。


2.4 价格变化,又和羌活产能相互制约和影响



  图10:近15年,野生羌活产量变化示意图。


      从图10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野生羌活的年产量与其价格相互影响极为明显。特别是2010年羌活价格升到历史最高位时,当年采挖量直接翻番,达到3800吨以上的历史最高峰。但其带来的直接后果是“竭泽而渔”,到2012时,羌活年产量直接下滑到1200吨上下。随后逐年回落,预计2017年,全国野生羌活的产量已不足600吨。



  图11:小金县崇德村阿婆们,向调研组说起当年全民上山挖羌活的盛况。


      小金县药农罗老板反映:2010年7月份时,羌活价格升到200元以上,全县产区的农户几乎都没干别的事,全上山挖野生羌活去了,大小都挖。连续挖了两年,到2012年时,低海拔的羌活已很难找到了。


三、现实,家种羌活盲目生产缺乏指导


      在野生羌活资源严重枯竭难以为继背景下,家种羌活生产开始了。最早家种尝试是从2005年前后的青海和甘肃产地小规模开始,主要发展家种宽叶羌活;2011年前后,四川阿坝等地家种羌活也开始发展,也是以宽叶羌活为主。在两河口乡等地,有少量优质狭叶羌活种植基地。



  图12:甘肃甘南某产地,个头肥硕的家种宽叶羌活正在采挖。



  图13:阿坝两河口羌活生产基地,生长4年的狭叶羌活。


      但由于缺乏科学指导,加上大量使用农家肥,无论是栽种宽叶还是狭叶羌活,无论在青海还是四川产地,当地药农都尴尬地发现,种出来的羌活,和野生羌活样子差别太大了(如图12-13)。



  图14:家种羌活基地中,正准备大量投放的羊粪等农家肥。


      然而,由于野生资源的危机,导致国家在确定2015版药典时,还是将就采用了家种羌活的核心含量指标来定性,最终导致大量家种羌活流入市场。


四、问题,这些外形严重变异的羌活还是羌活吗?



  图15:野生羌活收购商刁老板,向调研组介绍野生羌活的品质特征。


      小金县两河口乡野生羌活收购商刁老板反应:“宽叶羌活在小金当地叫‘假羌活’,又叫‘臭羌活’,过去根本没人收购和使用”。



  图16:小金县两河口乡卫生院中医科。


      小金县两河口乡卫生院中医科医生也认为:“现在的家种羌活我们确实不敢用,反正守着产地,都是用野生蚕羌”。


      而国内羌活科研专家蒋舜媛研究员表示:“通过多国内家种羌活长期采样跟踪,由于目前甘肃、青海等家种羌活产区,普遍以大为好,老百姓又追求短期效益。造成化肥农家肥过量使用,羌活生长期过短,即使将药典标准里要求的挥发油、羌活醇和异欧前胡素指标再降低一些,含量也难以达标”。“四川的高山羌活,特别是狭叶羌活是家种羌活的优质品种,只要种植方法得当,含量和药效还是值得依赖”。



  图17:小金县崇德乡4年生家种宽叶羌活,单株鲜货重达5公斤。


      由此,我们初步发现,家种羌活无论在外形上还是核心含量指标上,都与野生羌活存在差异。


五、深层危机,中药材生产和科研正走在死胡同中?


      但问题仅仅是不合理生产那么简单吗?随着调研深入,我们震惊地发现——更深层次的矛盾,则是中药材的生产和科研导向,已经偏离中医理念和临床实践!


       当前的羌活的品质危机,正是这种错误倾向的集中反映。我们不妨思考几个这样的问题:


5.1 核心成分类似就可以定性物种来源吗?


      家种羌活中的羌活醇、异欧前胡素和挥发油等核心指标,与野生羌活部分接近,但认为二者可以相互替代显然片面。试问,人类还和大猩猩的基因存在99%的趋同,难道人就是大猩猩?而正是这1%的差异,决定了人与大猩猩的本质区别。


      当前这种以核心含量指标评价药材来源和品质的方法,而不去考虑成分间的组合配比;不考虑中药与中医文化体系的适配,合理吗?


5.2 单考虑成分而不比对外形,无疑于按图索骥



  图18:野生羌活的头节身三部分,应对皮肤腠理和血分。


      《雷公炮制药性解》中言:羌活气清属阳,善行气分,升而能沉。而其外形,正应对中医理论所讲皮肤、腠理和血分三个层面。也是羌活能够“上行发散,风行四肢百骸”的重要机理。而当前的家种羌活,已经类似于“善行血分”独活外形,还存在这种作用机理吗?



  图19:甘肃某产区,家种独活的鲜品外形类似于家种羌活。



  图20:当前的家种羌活(左)和独活(右)干品,外观极为类似。


      就像拿着《相马经》出门寻找千里马的伯乐之子,看见癞蛤蟆部分形似,就告诉父亲说找到了一匹千里马。不荒谬吗?


5.3 失去中医理论指导,中药生产和科研将进入死胡同



  图21:优质蚕羌,多生长于野生杜鹃林下腐殖质较多荫湿的地方。



  图22:优质蚕羌的生产地,普遍具备“风寒湿”三种地域特征。


      在屡次考察过程中,我们发现野生羌活的生长地,普遍具备“多风、高寒和湿气重”三个特征。羌活主产地小金县的达维乡、崇德乡和两河口等地,不但高寒,还一年四季大风天气不断,适宜家种羌活生产尝试。这与《黄帝内经》中“风寒湿三气杂合而至成痹“的论述不谋而合,羌活正是在这种独特环境下,才具备”祛风、除湿、发散御寒“之奇效。失去这样的环境,种出来的羌活能用吗?



  图23:优质蚕羌生长环境,多处于林荫低温潮湿地带。



  图24:当前的家种羌活,多种植于朝阳农田中,更无腐殖质覆盖。


六、尾声,沉重的话题,现在的中药还是中药吗?


      如果我们不去考虑中药与中医传统文化的紧密关联,不从中医整体观角度去体系化思考问题,而单纯站在西药化学角度盲目指导一线生产,指导品质评价,那中药还可以称之为中药吗?我们还会制造出多少类似家种羌活这样的可悲案例呢?


      既然是中药,那一定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去生产和科研;西药化学方法对中药品质的评价,同样应该结合中医药的实践经验去验证、总结,最终才能实现传统与现代的良性互动,互为促进。做为一个野生资源面临枯竭的药材,家种羌活生产必须尽快开展,但同样应保证其“仿野生”的环境和特征,避免物种变异。


      以上,就是我们这些一线调研者的粗浅思考,提出的问题尚待进一步挖掘和探讨。我网调研组接下来还将奔赴甘肃、青海等羌活原产地,给大家带来更多深入报道。敬请留意!


      (文中部分图片感谢四川省中医药研究院杜玖珍老师提供)



       上期回顾:《重磅》第3期:资本介入源头,巴戟天会成下个三七吗?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