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药源探秘> 正文

防己资源萎缩 资源变迁及含量最高产地

2016-09-22 14:58作者:周兴阅读:3140次 分享到:
防己在历史上曾分化为木防己、汉防己,其基原却一直不甚明确。明、清前本草记载的防己、汉防己、木防己即有同物异名,也有同名异物现象,名称上甚为混淆。为了正确用药、安全用药,有必要追溯其历史,厘清其演化……

  防己首载于《神农本草经》( 以下简称《本经》) ,历史上曾经分化为汉防己与木防己两个品种。但其植物基原一直存在争议,无论是临床方书还是本草文献都未明确。2015年版中国药典收录粉防己Stephania tetrandra S. Moore 根为防己基原,却缺乏本草历史渊源。近年来,有学者做了一些有关防己的名实考证,但因证据不够充分,相关结论有待商榷。目前全国各地所使用的防己药材至少有20多种,大部分来自马兜铃科与防己科,而马兜铃科植物普遍含有致癌毒性物质马兜铃酸。


  药名之谜


  防己药材名称,历代本草叫法不一。明代以前本草中称作“防巳”之名的占多数,如《药性论》《神农本草经》(见森本、尚本) 《汤液本草》( 人卫影印本) 《本草原始》《本草纲目》( 金陵本) 等。中国传统文化中,十二生肖中的“蛇”与十二地支中的“巳”相配,“防巳”之名可能源于其具有防蛇之意。


  清代以后的文献大多称为“防己”,一直沿袭至今。古代药学文献在传承过程中药名发生变化是否系书写错误或其他缘故,如今已难以解释。


  全国不同产地粉防己含量评测

  

  粉防己含多种异喹啉生物碱,含量较高的有粉防己碱( tetrandrine ) 、防己诺林碱( fangchinoline) 、轮环藤酚碱( cyclanoline) 、二甲基粉防己碱( dimethyltetrandrine)以及小檗胺( berbamine) 等。其中,粉防己碱和防己诺林碱为其主要有效成分,是相关制剂及原料质量控制的主要检测对象。本文利用较为成熟的高效液相法测定不同产地来源的粉防己药材中以上2 种成分的含量,来探讨产地因素对于粉防己药材品质的影响。


表1 粉防己样品来源



  该研究所采用的测定方法沿用药典规定,但提取和样品液制备的过程中,采用较大剂量提取方法,将药典规定的0.5g 改为5g。通过增大提取量,可以减小在提取分离和后续处理过程中,被测定成分的系统误差。


表2 各样品中粉防己碱和防己诺林碱含量( %)



  通过主要成分含量测定、对比,发现所采集粉防己药材标本品质均达到或优于药典规定。不同产地药材中防己诺林碱和粉防己碱含量差异较大,说明产地因素对于药材品质有较大影响。其中皖南地区金字牌出产粉防己2 种成分含量均大幅高于其他地区,而相邻地区质量较为均一,品质相当。


  江西产地粉防己含量评测


  粉防己属野生品种,分布于江西、安徽、浙江、湖北、湖南、福建、广东、广西等地。由于连年掠夺性采挖,各产地野生资源已严重萎缩,目前主要由江西、安徽供粉防已药材,其它产地供应量已逐渐消失或产出量甚微。为保护粉防己野生资源和维持粉防己药材的正常供应,有必要开展粉防己人工驯化和种植的研究。通过分析江西不同产地粉防己药材中粉防己碱和防己诺林碱的含量,来探讨产地因素对于粉防己药材品质的影响,为其良种选育及开发利用提供参考。


  2015年8—10月于江西信丰、南康、会昌、宁都、遂川、吉安、永丰、宜春、高安、宜黄、临川、乐平、浮梁、武宁、修水等15个县市采挖粉防己根,洗净,除去粗皮,晒至半干,切段,干燥。粉碎过40目筛备用。


表3 样品液放置不同时间后有效成分含量



表4 不同产地样品中粉防己碱、防己诺林碱的含量



  药用植物产品的功效是由所含有效成分作用的结果。有效成分含量、各种成分的比例等,是衡量药用植物产品质量的主要指标。本文采用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江西省由南到北15 个县市粉防己药材中粉防己碱、防己诺林碱2 种主要药效成分的含量。试验结果表明,粉防己碱标准曲线为: Y=650.48X+168.72,r=0.9995(n=5),在0.474~4.40μg范围内线性关系良好;防己诺林碱标准曲线为: Y=536.77X-227.06,r=0.9991(n=5) ,在0.238 ~2.380μg 范围内线性关系良好。且该测定方法精密度、重现性良好,供试样品在48h内稳定,适用于粉防己药材中粉防己碱、防己诺林碱的测定。15个产地药材粉防己碱含量的变化范围为2.28%~6.94%,防己诺林碱含量变化范围为1.34%~3.15%。以永丰、乐平、宜黄、高安4个产地药材中2种有效成分的含量较高。


  历史防己变迁


  汉代本草记载


  防己始出《本经》,为中品,而《本经》为我国第一部本草著作,汉代以前的药学发展成就体现于其中。《本经》记载:“防己味辛平,主治风寒温疟热气,诸痫,除邪,利大小便。一名解离。”上述描述过于简单,仅提供了性味、功效、别名等,而没有产地、形态描述及药图等关键信息。在缺少药图及实物标本的情况下,现今所做的本草考证,其实是在参照当前所用药物而进行的逆向推论,结果未必符合历史事实。根据《本经》所做的有限描述,防己的药材基原难以判断。


  由于在中药发展史上,一直流传着神农尝百草的传说,说明早期的中药是根据功效相似,性状类似对之进行归类。《本经》中记载的药物未必是指某个具体品种,也有可能是指某一类药物。就防己而言,无论是郝近大等考证的汉中防己,即异叶马兜铃Aristolochia heterophylla Hemsl.,还是胡世林考证的木防己Cocculus orbiculatus (L.)DC.,似乎都符合《本经》中有关防己的描述。从基原判别的角度看,《本经》有关防己的描述缺乏专属性特征,《本经》中的防己可能属于复合体,异叶马兜铃Aristolochiaheterophylla Hemsl. 与木防己Cocculus trilobus(L.)DC.皆有可能为其植物基原。


  另外,《本经》中的防己尚未见品种分化。但自从张仲景创制了木防己汤和防己黄芪汤( 即汉防己汤) 以来,木防己“治风”、汉防己“治水”之说就一直被广为继承,据此推断,防己于汉末已开始出现品种分化,只是其植物基原至今仍不明确。


  魏晋南北朝本草记载


  木防己分化自防己,其药名首见于《吴普本草》。吴普云:“木防己一名解离……内黑又如车解……。”郝近大等认为符合异叶马兜铃的相关特征,因此推断吴普所云木防己实为马兜铃科的汉中防己即异叶马兜铃的根。但对照防己科植物木防己的性状,其根皮部较薄且易与木部分离,也符合解离之含义,断面亦显黑色,导管束自中央向外辐射,成车辐状。因此,《吴普本草》中的木防己到底来源于哪种植物,实际上难有定论。


  《名医别录》中陶弘景云:“文如车辐理解者良,生汉中川谷,二月、八月采根,阴干。”《本草经集注》中陶氏又云: “今出宜都、建平,大而青白色虚软者好。”显然,此处所述防己与《名医别录》中所讲的防己性状不同,产地相异。据此,陶弘景所说的防己可以确定有两个来源,进一步印证早期《本经》中的防己是个复合体,包含多个来源。


  唐宋本草记载


  汉防己之名首见《药性论》,《药性论》中分列木防己、汉防己两条。甄权在《药性论》中云“汉防己,君,味苦有少毒……”,有关木防己的描述则是“……木防己,使。畏女菀、卤咸……”。按甄氏所说,木防己、汉防己是两种不同的药物,但植物来源是否相同却不得而知。《新修本草》防己条云:“防己本出汉中者,作车辐解……黄实而香。其青白盛软者,名木防己……。”此处强调了“汉中防己名木防己”。另外,《新修本草》在独行根项下有“亦似汉防己”之说,从侧面印证《新修本草》中记载的防己应为马兜铃属植物,因为独行根与青木香实属一物,系马兜铃属植物马兜铃Aristolochia debilisSieb. et Zucc. 的根。当前陕西所用汉防己为异叶马兜铃的根,可以解释为系历史的延续。《本草拾遗》云“如陶所注,即是木防己,用体小同,按木、汉二防己,即是根苗为名……。”陈藏器认为陶弘景所说的防己即是木防己,而木防己与汉防己是同一植物的不同入药部位。


  宋《图经本草》记载较为详细,云“防己生汉中川谷,今黔中亦有之。但汉中出者破之文作车辐解,黄实而香,茎梗甚嫩,苗叶小类牵牛,折其茎一头吹之气从中贯,如木通类。它处者,青白虚软,又有腥气,皮皱上有丁足子,名木防己,二月、八月采,阴干用。”“苗叶小类牵牛”与木防己的特征相符。另外,《图经本草》附兴化军防己与黔州防己形态图二幅,郝近大等认为图示防己皆来自防己科植物。


  唐宋时代有关防己的本草记载各不相同,植物基原应来自马兜铃科与防己科,但确切物种并不明确。


  明清本草记载


  明清主流本草皆有中药防己的记载。《本草品汇精要》在防己条下强调“根大而有粉者为好”。刘文泰在此处虽未指明防己的确切基原,但突出了优质防己的“粉”性,据此推测粉防己可能在明代已开始使用。《本草蒙筌》中陈嘉谟认同唐代陈藏器的观点,即木防己与汉防己是同一植物的不同入药部位,曰“……因根苗各治,各分汉木两呼……。”还分别论述了木防己与汉防己的功用,曰“汉者主水气……腰以下至足,湿热肿痛脚痛,及利大小二便,退膀胱积热,消痈散肿,非用汉者不能成功……木者理风邪,职佥使列……疗肺气喘嗽、膈间支满,并除中风挛急、风寒湿疟热邪,此又全仗木者以取效也。”陈嘉谟对防己功用的认识实际上来自历史上木者“治风”、汉者“治水”之说,但未涉及其基原的论述。《本草纲目》( 金陵本) 所附防己图叶三浅裂,为蔓生草本,与木防己特征基本相似。明末李中立在《本草原始》防己条中分别记述木防己与汉防己的主治功能,并绘有瓜防己和条防己的药材图,图下注文“市卖防己,一种如上条形,类木通,文如车辐解,诸本草曰汉防己,或者是此也……。”很明显,《本草原始》中的两种防己来源于不同的植物,谢宗万认为防己科的青藤、石蟾蜍、或头花千金藤皆有可能为此处瓜防己的基原植物。清代诸家本草中,对防己的形态描述承袭旧说或毫无记载,如《本草崇原》卷中云:“防己《本经》名解离,以生汉中者为佳,故名汉防己……。江南诸处皆有,总属一种,因地土同,致形有大小,而内之花纹皆如车辐。所谓木防己者,谓其茎梗如木,无论汉中他处皆名木防己。……出汉中者,名汉防己,他处者,名木防己也……。”


  现代药学文献记载及用药调查


  中药防己在现代药学文献中亦有广泛记载。《中华本草》《中药大辞典》分别收载防己、木防己、汉中防己3 种药材,其中防己来源于粉防己Stephania tetrandra S. Moore 的根,木防己来源于木防己Cocculus orbiculatus(L.) DC. 及毛木防己Cocculusorbiculatus (L.)DC.var. mollis Hara的根,汉中防己来源于异叶马兜铃Aristolochia heterophyllaHemsl.的根。《新编中药志》《药材商品学》分别收载防己、广防己2 种药材,防己来源于粉防己Stephania tetrandra S. Moore 的根,广防己来源于广防己Aristolochia fangchi Y. C. Wuet Chouet Hwang的根。《全国中草药汇编》分别收载木防己、汉中防己两种药材,木防己来源于木防己Cocculus orbiculatus(L.)DC. 的根,汉中防己来源于异叶马兜铃Aristolochia heterophylla Hemsl.的根。《中药材手册》及高等中医药学教材《中药学》同时收载粉防己Stephania tetrandra S. Moore 及广防Aristolochiafangchi Y. C. Wuet Chouet Hwang 为防己基原。2015版中国药典收录粉防己Stephania tetrandraS. Moore为防己基原。


  粉防己主产浙江、安徽、湖北等地,在历代本草著作中未见记载,仅《本草品汇精要》在防己条下强调“根大而有粉者为好”。自明清以降,粉防己逐渐成为防己的新兴品种,在各地普遍应用。现代中医临床所用的汉防己已专指来源于防己科的粉防己Stephania tetrandra S. Moore。陈存仁1935 年拍有8幅防己照片,其中的第( 五) 、(六) 幅为粉防己,由此可见,粉防己在清代之前并不常用,应系近现代被当作汉防己而误称误用。广防己Aristolochia fangchiY. C. Wu et Chou et Hwang 亦未见记载于历代诸家本草,19世纪的广东地方志《阳春县志》《恩平县志》始见提及,在广东地区当作防己使用。当时因未曾认识到其毒性,认为疗效好质量佳而广销于其他地区,故被称之为广防己。现代研究表明,马兜铃科植物普遍含有马兜铃酸,而马兜铃酸具有致癌毒性,国家药监部门已于2004年取消广防己的用药标准。


  当前,全国各地以防己为名的同名异物植物有20余种,大部分来自马兜铃科与防己科。在这些同名异物药材中,部分属于地方习惯用品,但也有因经济利益缘故,个别地区故意以之混充防己、汉防己、粉防己,对此应加强监管。


 防己在历史上曾分化为木防己、汉防己,其基原却一直不甚明确。明、清前本草记载的防己、汉防己、木防己即有同物异名,也有同名异物现象,名称上甚为混淆。为了正确用药、安全用药,有必要追溯其历史,厘清其演化。


  本草记载中,防己因缺少较为清晰的植物、药材附图,以及专属性强的形态描述与生态描述致使其基原不清。由于药材市场上的防己大部分来自马兜铃科与防己科,因此,有考证认为本草文献中的防己来源于马兜铃科的汉中防己即异叶马兜铃Aristolochiaheterophylla Hemsl. 与防己科的木防己Cocculusorbiculatus(L.)DC. 或它们的近缘植物,其依据其实并不充分。以今天的用药现状反推历史,逻辑上固然合理,结果却未必与事实相符,因为历史演化过程中存在太多不确定、如今依然是不可知的因素。粉防己用药历史已有百余年,且临床疗效明确,中国药典收录为防己正品,具有一定的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