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品种分析> 正文

刘红卫草果系列调研:德宏盈江及保山腾冲2016草果调研报告

2016-09-08 12:01作者:刘红卫阅读:2526次
2016年4月-5月,天地网专家委员会主任刘红卫老师多次到云南进行调研,目的是弄清楚云南省主产中药材大品种的种植面积和年产量,进而对该省中药材仓储物流布局提出建议。后连续发续发出《三七涨价探因》(上、中、下)三篇,引起市场强烈关注,每篇点击量近万。草果,做为滇产大宗药食两用品种,亦在刘老师考察之列,以下是他带回来的草果系列报道.....

一、世纪寒潮袭击华南 盈江县草果受灾


    盈江县是云南省德宏州草果主产地大县,主产地是大围山与周边山区。今年春节前夕,世纪寒潮袭击华南,波及多个药材产区。1月25日盈江县遭遇大雪冰冻天气,海拔3404.6米的大雪山及周边乡镇白雪一片,好在持续时间只有一天多,但高山区域则冰冻了3-4天,对于早春常绿草本植物草果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高山灾情非常严重,低山化雪快影响小一些。


二、草果受灾考察记实:草果种植成当地僳僳族主要收入


    盈江县的草果主产地是县城西北的山区,其中苏典乡是最重要的主产乡,仅这个乡一年产量就有近200吨。苏典乡地处盈江县西北部,距县城53公里,国境线长43.3公里,历史上是我国南方重要的边塞战略要地,也是盈江县出入境的重要通道,还是德宏州唯一的一个僳僳族民族乡。苏典乡多高山峡谷、少平地;最高海拔2800米,最低海拔640米,海拔差2160米,高低海拔的悬殊性,形成了苏典“一山分两季,隔里不同天”的独特气候。最高气温30℃,最低温度零下4℃,年均降雨量3553.5毫米,属明显的寡日、低温、多雨、半年雨水半年霜的气候。这也是草果适宜生长的环境。


图1 苏典乡山峦起伏树高林密植被特别

图2 草果生长在树林下面笔者手指方向大叶的全是

图3 僳僳族同胞居住在大山中房屋简陋


    笔者在盈江县县城草果经销商杜君(15969227876)夫妇的陪同下,从县城驱车来到苏典乡,在僳僳族美女草果种植户早云霞(13312721927)的引领下,来到苏典乡的劈石村、高岩等村庄,这里山峦起伏、树高林密、植被特别好,距离缅甸边境仅有2公里左右,这里的僳僳族同胞大多分散居住在大山中,草果种植是他们的重要经济收入之一。


图4 僳僳族草果种植户早云霞向笔者介绍草果种植

图5 苏典乡山顶部的劈石村扶贫标志牌

图6 很多草果花苞都是开的假花挂果确稀少

图7 4月19日狂风伴随冰雹吹倒吹断的大树

图8 苏典乡勐嘎村的盈江县草果示范基地

图9 盈江县草果示范基地海拔低受灾轻坐果好


三、调查结论:盈江县草果受灾减产近千吨


    德宏州盈江县草果种植面积大,本县还幅射相邻梁河县、陇川县、包括芒市的草果都是在盈江县集中销售,去年本地草果干货产量达1500多吨,是目前云南最大的主产与集散地。今年春天本地雪下的不小,但高山灾情严重,低山化雪快受灾轻的多,再加上4月19日狂风冰雹吹倒大树和草果植株,使草果灾情加重。与经营户、种植户坐谈,他们认为草果种植高山面积大低山面积小,再加上部分向阳凹地受灾较轻,估计本地今年还要有500-600吨的产量。明年部分低山的草果可以恢复一些产量,但高山受灾较重的2018年才能生长出花苞并结果,估计2017年能比今年多100-200吨,2018年产量最多只2015年的2/3。


图10 感谢盈江草果经销商杜君夫妇的陪同考察


$pager$四、年初遭遇大雪冰冻天气 腾冲草果高山灾情非常严重


    腾冲市是云南省保山草果主要产地,今年春节前夕,世纪寒潮袭击华南,波及多个药材产区。1月25日腾冲市遭遇大雪冰冻天气,横贯腾冲市全境的高黎贡山及周边山区乡镇白雪一片,持续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天多,但高山区域则冰冻了3-4天,对于早春常绿草本植物草果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高山灾情非常严重,低山化雪快影响小一些。


图11 低山被冻过的草果叶子还是绿色的


五、草果受灾考察记实:山高路险


    腾冲市的草果主产地是市区西北的山区,这里海拔1200-1800米,海拔悬殊落差大,年均降雨量3500毫米,雨水偏多,形成了白天热湿夜晚湿凉,昼夜温差大的独特气候,属明显的寡日、低温、多雨的气候。这也是草果适宜生长的环境。腾冲市的候桥固永、固东大河、上营、瑞滇乡等均是草果主产乡镇,仅古永林场周边一年产量就有200-300吨。在腾冲我们结识了当地的草果经营大户谢建明(13887821570),本地草果经他手卖出去的可占腾冲总量的一半左右。古永林场地处腾冲市北部,距县城几十公里,我们在谢建明的引领下一直往山里进发,这里全是山区和原始森林,山高林密,公路修在山谷中,弯弯曲曲一直向上,越往山里走路越来越窄,路况也越来越差,最后在一条沟口停了下来,汽车为了让开公路只能下路停在沟口。

 

图12 谢老板和朋友拿着树枝在前面开路


    笔者一行下车开始进山,刚开始进沟还有一条小道,后来路上长的全是草,刚下过雨草上全是露水,鞋子裤子全打湿了,后来没有路了,沟里全是半腰深的荒草,谢老板和朋友只能拿着树枝打草开路。我们艰难前行了约一公里,后面又出现一条小路,但4月19日狂风同样袭击了这里,沟里到处是吹倒和折断的大树,横七竖八倒在沟里,我们只能钻过或跨过。后来一条小河长满青苔和水草,也不知深浅,好在两捰倒下的树横在河上,但树身园滑,我们只能手持树枝从树上慢慢移动过去。

 

图13 沟里到处是吹倒的大树横七竖八躺在沟里

图14 笔者手指的两棵树帮助我们过了河


    过河后就是一大片草果地,虽然被风吹倒折断了不少,叶子还是绿色的,但却被倒下的大树压倒了不少。


图15 倒下的大树压倒了很多草果

图16 被风吹倒的草果叶子开始变黄

图17 倒下的大树横躺在草果地里


    再往山上爬,草果被冻受灾的状况越来越严重,叶子开始发黄,倒退折断的也越来越多。


图18 草果被冻受灾叶子开始发黄

图19 山高路险只能留下部分人员在沟里等候了

图20 倒下的草果根部刚刚长出的花苞与芽苞


六、调查结论:草果受灾严重 未来产量缓慢恢复


    保山腾冲市草果种植面积大,本地还幅射相邻梁河县、陇川县和龙里,这些地方的草果都到腾冲来集散销售,去年本地草果干货产量达1500多吨,是目前云南最大的主产与集散地。今年春天本地雪下的不小,但高山灾情严重,低山化雪快受灾轻的多,再加上4月19日狂风冰雹吹倒大树和草果植株,使草果灾情加重。与当地经营户、种植户坐谈,他们认为草果种植高山种的多低山种的少,再加上部分受灾较轻的,估计本地今年还要有700-800吨的产量。明年部分草果可以恢复一些产量,但高山受灾较重的2018年才能生长出花苞并结果,估计2017年能比今年多100-200吨,2018年也恢复不到2015年的产量。


图21 感谢腾冲草果经销商谢建明的陪同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