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产业观察> 正文

今日话题:国医大师,中医官僚作派最后一块遮羞布?

2017-04-25 11:23作者:傅青主阅读:3799次 分享到:
2017年4月24日,新一届国医大师评选工作再次启动,共提名了30位名老中医参选;同时,100位临床中医生进入名医表彰行列。

  2017年4月24日,新一届国医大师评选工作再次启动,共提名了30位名老中医参选;同时,100位临床中医生进入名医表彰行列。


  笔者深信,这130位中医大师,在医术水平上肯定有所建树,在当地普遍会有不错的口碑和粉丝。包括已年近百岁高龄的张磊、张志远、周信有和朱南孙等老前辈,更是中医界硕果仅存的宝贵资源。在他们有生之年,对他们如此褒奖和尊崇毫不为过。



  图1:国医大师评选新闻资料图,来自网络


  但笔者又静下来思考了一番——在名老中医这些“金字招牌”背后,整个中医行业的生态现状却实在不敢让人恭维:中医评价体系脱离群众,中医管理思路僵化!笔者在这里绝不是为了哗众取宠或耸人听闻,客观地讲,“金字招牌”的光芒正是对传统中医淡泊名利文化赤裸裸的亵渎!


一、国医大师和名中医,全部来自于大城市和体制内



  图2:本次国医大师提名的来源组成


  从图2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30位国医大师,全部来自于各大中医院校和省会级以上医疗机构,地市级以下无一人;而民间中医和体制外中医更无一人。



  图3:本次拟表彰的名中医来源组成


  再来分析100位名中医来源:各大中医院校和省会以上医疗机构占比达97%;而来自地市级的名中医,只有石河子大学和大连市中医院3人;基层中医和体制外中医为0人。


  这就奇怪了!难道中医只存在于大城市,只存在于体制内?遍布社区和城乡的上百万中医生和体制外医生,就是“学术不精”吗?


  像门生遍布海内外的李可、卢崇汉,以及门庭若市的“成都新四小儿”等一线实战派专家,不算名中医吗?致力于面向广大社区和基层推广中医实践的,如普及小儿推拿的张素芳、性理治病的王凤仪等人,不比个别“只会发论文,上临床就坐冷板凳”的专家教授更值得表彰?


二、背后的潜规则,往往比表面现象更为残忍


  从多方渠道获取到的信息,让我们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到国医大师和名医评选背后的潜规则:


  一旦评选上国医大师或名中医,对大师所在的单位来说,既代表着学术荣耀,又代表着经济利益;而对大师本人来说更是名利双收,除了提高挂号费享受津贴外,个别大师甚至会借着这个名头四处招摇,开班收徒。只要给钱,马上就可以成为国医大师弟子!报名费少则3、5万,多则10多万,这其中的灰度利益链岂是外行所能看透?


  于是乎,国医大师和名医的评选,就很容易异化为一种新型的学术腐败和利益寻租。反正评委主要来自各大院校体系,你投我一票我投你一票;甚至如同个别院士的评选一样,组成竞选团队四处拉票。


  而基层中医、体制外中医和广大民众,在这场评选中,既无话语权也无参与权——这也是造成国医大师和名医称号长期被一个圈层的人士所垄断的原因!


三、这种资源和话语权的垄断,可能会导致基层中医断层


  国医大师和名医资源,为何会富集于北京城和各大省会城市的大学院校、大医院呢?因为,在大城市里,不但意味着更便利的生活条件和更高的收入;最重要的,则是更高的发展平台,能无限接近于优质资源和话语中心,大大增加成为专家教授和所谓名医大师的机会;甚而成为各种评委和决策者,决定其它中医生的命运。


  而基层和体制外中医呢,一无权二无头衔三无平台。老百姓评价再高,几十年下来,能混个中级职称都不错了,更何谈什么国医大师或表彰名医呢?


  结果是,随着老一代基层中医日渐衰去,年轻中医宁可放弃本行也不愿下沉,造成中医基础严重断层!


四、金字招牌,不能成为中医官僚思维的遮羞布



  图4:电影《春苗》所批驳的正是医疗卫生严重脱离民众的思想


  50年前,毛泽东同志针对医疗卫生严重脱离群众的现状,怒批某大部委“只给全国人口的15%工作,而这15%中主要还是老爷”。同样,按照今天的中医管理体制以及其所产生的各种连带结果,体制内中医已很难说是人民群众的中医了!


  而这种“高高在上、一点不接地气儿”的国医大师评选,不正是毛泽东同志批驳的官僚作风和严重脱离群众的表现吗?那些德高望重的百岁名医,只不过是被强行拉来站台撑场面的,此情此景,却让人不禁感慨:国医大师,中医官僚作派最后一块遮羞布!


五、反思:谁才是国医大师?


  一方面,在中医的文化中,“不为良相,即为良医”、“身既无物,何况于名?”,逐名追利本身就为中医所不齿。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真正在乎“大师”名头的医者,绝非真正的苍生大医,基本可归于沽名钓誉之流。施今墨、萧龙友、岳美中等老百姓心中的名医大家,近百年才出10来个;而当今,动辄就有上百个“国医大师”喷薄而出!


  另一方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一句口碑”,顶再多头衔,老百姓不认账,再大招牌屁都不是。前述施今墨等诸位大师,无不是经过艰苦的基层磨炼和一线实战,方成就民众心中的地位。


  所以,对广大基层和体制外中医而言,根本没必要妄自菲薄。别人既然不带你玩,你也没必要看人脸色吃饭,民众和患者才是你的衣食父母!


  那个别追逐名利所谓的“名医大师”,如果脱离了体制的养护,有没有病人来挂号都是问号。不信?——某些国医大师为吸引病人,挂号费还得打7折呢。但山东的孔乐凯老师、四川的卢崇汉和众多体制外知名青年专家,你去挂个号试试看得有多火爆。


  记住,潜心一线贴近民众,心无旁骛关注医术医德,根本无需任何头衔——因为,你的名字,就是最闪亮的“金字招牌”!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