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产业观察> 正文

中药材生物碱抗活性研究获新进展 现代化是骗局还是战局?

2018-08-08 15:19作者:周兴阅读:5284次 分享到:
“中医”这个词是在清末民初才产生的,就是因为有了西医,然后大家才把不是西医那些东西划在一起算成是中医。“中医”这个词产生的道理跟“国学”是一样的,而且最初也不叫“中医”,叫“国医”。从清末民初到三十年代国民党南京政府开始整顿医学执照的时候,中医一般都以“国医”自称,用这个“国”字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合法性……

 QQ截图20180808151840

 

  抗生素滥用,导致严重的副作用及多重耐药威胁着人类健康,因此源于植物的抗菌、抗真菌天然小分子研究备受瞩目。日前,来自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消息,该所罗晓东研究团队与合作者在抗菌、抗真菌单萜吲哚生物碱新颖结构和初步活性研究上取得系列新进展。


  据了解,罗晓东研究团队长期致力于药用植物中生物碱新颖结构、药效及新药创制研究。由于单萜吲哚生物碱以其复杂的结构特征以及显著的生理活性,长期以来成为其团队的重点研究方向。


  中国狗牙花民间主要用于治疗咽喉肿痛及疖肿等疾病,研究组博士研究生于浩飞等从中发现两种猪笼草状吲哚生物碱,它们对枯草杆菌最低抑菌浓度,可与抗生素头孢噻肟相媲美。同时,其中B型生物碱对红色毛癣菌的作用,与抗真菌药灰黄霉素相当。非洲马铃果主要用于治疗疟疾、痢疾和溃疡等疾病,博士研究生丁彩凤等从中获得吲哚生物碱,其结构单元含多重杂环体系,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和伤寒沙门氏杆菌抗菌活性优于植物抗菌药黄连素和黄藤素。上述的两项研究成果已在线发表在国际权威刊物《有机化学通讯》上。


  此外,钩吻别名“断肠草”,是著名的毒性中药材,民间多用于杀虫以及治疗皮肤溃疡,博士研究生魏鑫等从中发现了钩吻定碱与C9结构单元杂合而成的一种新骨架吲哚生物碱,这类化合物仅显示了较弱的抗菌活性,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四面体通讯》上。


  据了解,罗晓东研究团队此前已发表60余篇该方向的研究论文,其中11篇发表于《有机化学通讯》;研究组论文报道的13个新颖活性生物碱被《天然产物报告》作为热点分子介绍。


  点评:中医药现代化是什么?可能很多人都没有理解。为何会提出西医和中医的概念,很多人依然不了解。


  “中医”这个词是在清末民初才产生的,就是因为有了西医,然后大家才把不是西医那些东西划在一起算成是中医。“中医”这个词产生的道理跟“国学”是一样的,而且最初也不叫“中医”,叫“国医”。从清末民初到三十年代国民党南京政府开始整顿医学执照的时候,中医一般都以“国医”自称,用这个“国”字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合法性,但是效果并不大,真到登记的时候和通过考试制度整顿医学执照的时候,国医一直是处于下风的,只有西医才算医学。从民间角度来讲,中医和西医好像中西平等;但从官方的角度来讲,医生就是指的是西医,国医也好,中医也好,基本上没戏。


  不过,习总书记提出要大力发展中医药产业,这给了中医药一条康庄大道。这是服务于一路带一路这个大体系的,属于文化输出。西方可以输出他们的西医,我国当然可以输出我们的中医药。其实,本质上中西医也是一体的,只是走的路线不同。西医讲究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精准医疗是未来的方向。中医药是万能钥匙,一把钥匙可以开多把锁,这是中医药现代化未来的方向。


  当然,中西医结合又是一条现代化之路。毕竟,中医药在古代也是不断融合的产物。在唐代中医理论里增加了婆罗门医术的很多成分,在明代又增加了伊斯兰医术的很多成分。东南沿海所谓的海上之路的贸易当中,基本上都是由来自于中亚或者阿拉伯世界的商人替唐朝和宋朝的政府充当商人的管理者和贸易总监。这些现象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整个输出并不是仅在史前时代才存在,即使在文字产生、大一统中央帝国产生以后,来自中亚的输出始终是持续不断的。唐僧为什么要去印度取经,为什么日本人要派遣唐使到唐代?为什么不是印度人到唐朝取经,为什么不是中土的和尚跑到日本去取经?这些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它本身就反映了文明的坡度和中心—边缘结构,跟史前时代在耶利哥开始驯化小麦的时代形成的结构非常一致,基本上在以后几千年都没怎么改变过。


  也就是说,中国从来不是世界的核心。它是遥远的东方古国,西方国家需要从你这里进口丝绸,也就有了丝绸之路。现在习主书记又重提丝绸之路。这不是特朗普之流认为的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领袖。因为中国从来都不希望成为世界的霸主。我们期待的是输出我们的文化和产品,以前是丝绸,现在可能就是中医药之类的。


  理清了这个思路,我们就该明白,中医药现代化并不是什么骗局,而是中国复兴必须做的战局。这局,关系我们每一个国人。


  以科技创新为引领,20年来中药现代化发展步伐稳健,科技创新不断突破,产业发展迅速跃升,中医药的服务优势进一步凸显,中药现代化研究水平大大提升,国际化进程形势喜人,取得了重要成就。中药材生产体系逐步完善,中药材资源保障水平大幅提升,实现了150种常用中药材的规范化、规模化种植,规范化生产的中药材面积已达到1000万亩以上;中药品种的创新步伐显著加快,过亿元品种从数十个增加到500个,复方丹参滴丸等50个现代中药的单品种销售额已超过10亿元,六味地黄系列制剂的年销售额已达到30亿元;中医药标准规范不断完善,中医药加快走向世界,针灸针、人参种子种苗成为ISO首批中医药国际标准,13个中药材标准已被《美国药典》正式采纳,66个中药饮片标准被欧洲药典收载,复方丹参滴丸、康莱特注射液等4种中药已获美国FDA批准开展Ⅲ期临床研究,地奥心血康、丹参胶囊两个中成药作为传统药物成功在荷兰注册。现代中药产业规模不断壮大,中药工业总产值从1996年的234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7867亿元,占医药工业总产值的比例从1/5增加到1/3,形成了超过万亿元规模的中药大健康产业,并在带动农民增收,保护生态环境,促进区域发展,支撑医改实施等多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